快三彩票_快三彩票官网

热门关键词: 快三彩票,快三彩票官网
来自 文学小说 2019-11-02 23:2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快三彩票 > 文学小说 > 正文

第七十章,帝梦清萝

第五十章意外!绝对的意外! 上次我将自己想出宫的打算告诉了他,他也是赞成的,现在这么问我,自然是看出了什么。 我朝他笑笑,轻轻地点了点头,玄烨的小脸上现出十分担忧的神色,我捏了捏他的手,示意他放心,他低头不语,不一会,手中又传来两个字:确定? 我看着他,用自己的眼睛告诉他,我想留下的心是多么坚定。 玄烨放弃地长出一口气,松开了我的手,接着将小手托在腮上,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虽然他年纪不小了,但他的外表,只是个三岁大的孩子,那副样子,可爱至极! 我看着玄烨宠溺地笑了笑,转过头时,捕捉到一道迅速收回的目光,我故意越过他将目光放在太后身上,太后朝我颇有深意地笑着,眼中满是欣慰。 不多时,菜式已经全部上完,顺治一声令下,站在各位主子身后的宫女纷纷上前,在这种宴会上,主子们是不能自己动手的,否则这些娇滴滴的美人一个个都伸长了胳膊忙着挟菜岂不大煞风景。宫女上前将菜肴少少地挟一点放在碗中,再放在各自主子的面前,主子这才拿起餐具慢慢享用。 我因为有“御赐”的食物,所以袭人并未上前,我端起玉碗吃了一口百合燕窝,眼睛却一直往桌上瞄,再好的东西连续吃个一周也会食不知味的,我现在最渴望的就是桌上色香味美的道道佳肴,看着玄烨在我身边大快朵颐,我的口水险些流出来,端着玉碗和调羹的手不住地颤抖,我真的,好想吃炒菜! 袭人在我身后轻轻捅了我一下,我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微微地抖动,像中风了一样,我连忙放下玉碗,抬头便迎上了顺治有些“关切”的目光。我连忙别过脸去,略有尴尬地笑了笑。 太后朝着佟妃道:“佟妃,不是说今儿晚上有节目吗?” 佟妃道:“是,臣妾这就让他们上来。” 顺治好奇地问道:“是什么节目?” 佟妃笑道:“前些日子太后听戏听腻了,臣妾便从民间找来一些艺人,让他们将绝活教给宫人,现在这些宫人们也都练得有模有样了,臣妾便安排他们在这中秋佳节之时为太后献艺。” 顺治点了点头,道:“那就让他们上来吧,朕也很好奇。” 佟妃抿嘴一笑,朝身后道:“小马子,让他们进来吧。” “噗!咳!”玄烨让嘴里的东西呛了一下,身后的嬷嬷连忙上前,我看着玄烨的小脸憋得通红却有心无力,我也差点被呛到,我与玄烨对视一眼,都努力地用咳嗽掩示着笑容。 这个佟妃,真够有创意的,小马子?我还小凯子呢! “在笑什么?”顺治清洌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响起,我迎上他的眼睛,有一刹那失神,控制着自己将笑容慢慢收敛,我垂下眼帘,轻声道:“臣妾失仪了。” 顺治那好看的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什么,这时,一些太监和宫女从门口鱼贯而入,有的手上拿着细长的签子和碟子,有的拿着凳子,最后一个还拎着个不大的水缸,看着这些道具我已有些明白,佟妃献上的,是一出杂技表演。 杂技果然十分精彩,这十几个宫人有的转碟子,有的摞凳子,有的踩水缸,站在最前方的一个太监将手中四五个鸡蛋抛得飞快,让人眼花缭乱,却又担心那鸡蛋会不会掉到地上,宫中的嫔妃们很少有机会看到这种民间艺术,一个个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上的宫人,我也看得津津有味,以往只是在电视里看,从没这么近距离地看过。 我虽然将注意力放到了杂技团上,但还是感觉得到有两道目光一左一右地从我两边射过来。左边的自然是顺治,右边是谁?玄烨?我无意识地向右侧看了一眼,却看到了乌云珠慌乱的低下头,嗯?我有点迷糊,乌云珠看我做什么?不!我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她看的应该是顺治,这么说,顺治朝我这边看,根本就不是在看我?我心中一阵不舒服,这两个人,居然当着我的面眉来眼去,当我是死人哪! 我恶狠狠地瞟了顺治一眼,却正好对上他的目光,我吓了一跳,赶紧收回目光,他一直在看的……是我? 不会是我脸上沾了什么东西了吧?想着,我的手不自觉地伸到脸上擦了擦,再看看他,他的目光已经在场上的宫人身上,好像根本没有看过我一般,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心情好像不错。 佟妃在一旁笑道:“皇上、太后、姐姐,这些玩意可还有趣?” 顺治笑道:“不错,来自民间的东西,倒也新鲜。” 太后也笑着点头道:“难为你耗了这些精气神儿教他们学这个。” 佟妃掩嘴一笑,道:“只要太后喜欢,这些又算什么。” 殿内众人看着表演都兴致勃勃,当表演结束时,众人脸上都是一副没看够的样子,乌云珠拿帕子擦了擦嘴,轻声道:“皇上,臣妾跟您说的事……” 顺治愣了一下,又笑着朝乌云珠点了点头,转身朝太后道:“皇额娘,今夜贤妃也准备了节目。” 太后微一点头,可有可无地道:“那就看看吧,看看是佟妃的节目好,还是贤妃的节目好。” 乌云珠丝毫不介意太后的冷淡态度,转身吩咐下去,不一会,一阵优扬的乐曲响起,正在众人摸不着头脑之际,一个人影悄然而现,随着乐曲翩翩起舞,待看清了那人的模样,让众人都吃了一惊,那人竟是——董鄂宛如!她身着一件束腰的月白色长裙,肩若削成,腰若约素,一头如云秀发盘在脑后,步履轻盈得好似精灵,配上她绝美的容颜,淡淡、明媚、忧伤、妖娆地宛若西藏最深处圣洁雪山上千年的白莲一般,又让人恍然间觉得好似月宫仙子下凡,云袖轻摆招蝶舞,纤腰慢拧飘丝绦,真的是翩若惊鸿,宛若游龙。 众人微一错愕,随即便沉醉在贞嫔高超的舞技之中,如痴如醉,忽然我手上一紧,玄烨又抓住了我的手,在上面写着:小心。 小心?我偷瞄了一眼顺治,他也如众人一样被眼前的仙子吸引,神情之中满是赞赏,我的心底微有些发紧,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玄烨轻咳一声,小手悄悄地抓上了站在他身边正在为他盛汤的宫女的裙子上,我一下子明白了他想做什么,玄烨叫我小心的不是贤妃与贞嫔,而是……汤! 只听玄烨哎呀一声,从椅子上滑落,下落之时手中紧紧地拽着宫女的裙子,本来玄烨一个小人儿能有多大力气,但那个宫女显然也被贞嫔的舞姿所迷,盛汤之时显得有些走神,被玄烨猛的出声一吓,再加上裙子上一紧,一时间站立不稳,那盛了半碗的汤脱手而出,朝我这边飞来,由于我已有准备,应该可以避开,不过我这一避,势必会波及到顺治,也浪费了玄烨的一番苦心了。所以我不仅不避,反而侧身将顺治完全挡住,耳边已听到袭人的惊呼,我条件反射的抬起右手挡在脸前,闭着眼睛等着那碗汤飞过来,心中不断盘算着,那个汤,过了这久应该不会太烫,要命的是跟着汤一起飞过来的碗,被打到一定很痛!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正当我做好了挨打的准备时,忽然肩上一紧,已被拥入一个温热的怀中,耳边听到“叮”的一声,接着就是“啪”!大概是那只碗摔碎了。 我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是顺治的味道,静静地靠在他怀中,贪婪地汲取着他的味道,我不敢睁眼,眼眶微微发热,总有一天,我会让这个怀抱,完完全全地只属于我一人! “你没事吧?”这次我不用猜,也听得出顺治的声音中那浓浓的担心。 我轻轻摇了摇头,睁开眼睛,看着他眸子中自己的倒影,我的眼眶一定有些红了,原来我竟是这么渴望接近他。 顺治的眉头微皱了一下,眼中多了一丝东西,“你还在吃药?”他的口气有些恼怒。 他在生气吗?我呆呆地望着他,生我的气吗? “娘娘她……”袭人的声音适时响起,我回过神来,着急地瞪了袭人一眼,袭人又低下头去,顺治看了袭人一眼,又疑惑地看着我,我轻轻挣开他的怀抱,端身坐好,低头说道:“皇上没事吧?” 顺治看着我,半天没吱声,那个可怜的宫女瘫在地上,已经吓傻了,玄烨坐桌子底上爬起来,曲膝跪下,说道:“皇阿玛和皇额娘要怪就怪我吧。” 佟妃听玄烨这么说,连忙起身行至玄烨身旁跪下,道:“此事因三阿哥而起,让皇上与皇后娘娘受惊,理应受到责罚,恳请皇上念在三阿哥年幼,有什么处罚就由臣妾代为承受吧。” 我有些讶异地看着佟妃,若是平常,佟妃一定会将责任推在那个宫女身上,现在却……这就是关心则乱吗?儿子对母亲来说,真的是心头的一块肉呢。

第五十一章历史……管它呢! 我看着旁边不远处那只碗的碎片,碗明明是朝我这边飞来的,此时却落到了另一边,不用说,定是顺治的超级保镖出手了,洒出来的汤将桌上的菜弄得有些狼籍,虽是如此,太后的脸上却并未现出恼怒之色,反倒显得心情不错,我朝着顺治道:“三阿哥可能是看贞嫔妹妹的舞姿看入了神,才会一时坐不稳当,既然皇上与臣妾都只是虚惊一场,这罚就免了吧。” 顺治点了点头,看着佟妃和玄烨道:“听见皇后的话了么?都起来罢。” 佟妃向我投来感激的一瞥,赶紧带着玄烨谢恩。 我又看向那个可怜的宫女,轻声道:“你也起来吧。” 那个宫女抖着身子,不敢起身,那个不知何时跪下的嬷嬷一个劲的求我责罚,我心底明白,这个嬷嬷也是好心了,如果我就这么放过她,恐怕她回去后也没什么好日子过,这时玄烨奶声奶气地朝着佟妃说:“额娘,儿子还要她服侍。” 佟妃为难地看了我一眼,我笑着朝她点了点头,佟妃轻声道:“娘娘,既然三阿哥喜欢她,不如将她调去阿哥所当差。” 我转过头看向顺治,顺治笑道:“这么点儿事,佟妃做主吧。” 宫中就是这样,生死只是一句话的事。 那名宫女连忙嗑头,这个插曲总算过去,我轻出一口气,经这么一闹,贞嫔的舞早已停了下来,顺治笑道:“贤妃说贞嫔的舞姿绝世无双,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听到顺治夸赞的话,贞嫔的脸上现出一丝欲语还羞的羞赧表情,更添一分动人神色。 佟妃也赞道:“贞嫔妹妹不仅人长得美,舞跳得也美,就连三阿哥这么小的人儿,也被勾了魂去,再跳下去,咱们的魂儿都要被勾走了。” 佟妃这是在嘲弄宛如是勾人魂魄的狐媚子了,这一语双关的话,不仅让乌云珠面有难色,就连顺治也略现尴尬,只有宛如,站在那里好似没听出来一般,笑得越发灿烂,甚至还开心地道:“宛如谢佟妃娘娘夸奖。” 她这话一出,乌云珠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众嫔妃的脸上都现出一丝讥讽和轻蔑,顺治颇有些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道:“贞嫔也跳累了,先歇歇吧。” 晚膳用得差不多了,只是可怜我饿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盼到晚上,只喝了一肚子粥。晚膳用罢,每桌又敬上一道甜品,也不知是什么汤,香甜得紧。 用罢了晚膳,太后提议去院中赏月,众人自是答应,一行人到了院中,院中早已备好桌椅,桌上摆着精致的月饼糕点,应季水果,众人落座之后,都不似刚刚在殿中那般拘谨,嫔妃们三三两两的低声细语,还不时有笑声传出。 空中圆月高挂,星光闪烁,听着耳边的盈盈笑语,配上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不禁有种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触。 我的目光找到玄烨,他正抬着头,呆呆的望着天上的月亮,小脸上的神情带着几分落寞。这个时候,人都是会想家的吧。玄烨看了一会月亮,又转头看向身旁的佟妃,佟妃笑着用帕子拭去玄烨嘴角的食物残渣,不知说了什么,玄烨暖暖地一笑,投入佟妃的怀中,那神情,就像他真的只是一个三岁的、找到妈妈的孩子。 我看着玄烨,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我向太后和顺治告了个罪,在他们的错愕之中起身离席,绕到殿后,走到一处稍显偏僻的角落,让袭人远远地站在一旁,便坐在石凳上对着月亮酝酿情绪。我想哭,没有原因。 就在我的眼泪就要夺眶而出的时候,一个小小的人影从我身边窜了过来,他踩着石凳坐到石桌之上,面对着我说:“怎么了?想家?” 是玄烨,我的眼泪被他的突然出现给吓了回去,朝四周看了看,玄烨身边的嬷嬷与袭人远远的站在一旁,不必担心她们会听到我们的谈话,我捏着他的脸蛋笑道:“好不容易才挤出来的眼泪又被你吓回去了。”停了停,我羡慕地道:“你不是正在享受天伦吗?怎么会过来?” 玄烨一副无可奈何地道:“有什么办法,看着你那副‘可爱’的样子,我又怎么忍心不过来陪陪你?” 我瞪了他一眼,臭小子,敢说我“可怜没人爱”。 “想好了吗?”玄烨突然问道。 我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我点点头。 玄烨叹了口气道:“你爱上我老爹了?” 想到顺治,我的呼吸窒了一下,深深地吸了口气,让清凉的空气充分进入我的胸腔,朝着玄烨笑道:“是,我爱上他了,儿子!” 玄烨翻了个白眼,接着又不无担心地道:“你知道……” “我知道!”我打断了他,“但爱就是爱了,就算我知道结局,还是忍不住要去赌。” 玄烨摇摇头,眼中满是不忍地道:“你会很惨,他不是普通的男人,他是皇帝,一个月中,他分十天给你,都是你天大的荣幸。他不会明白你究竟要什么。” “我……会改变他。”我的话十分没有底气。 “哼!”玄烨哼了一声,“在你改变他的过程中,他会不断的宠幸其他女人,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生活方式,他甚至不会觉得他有什么不对,你确定你接受得了?” “我……”只是听着玄烨的话,我的心都会发紧,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能接受。 “况且,”玄烨又叹道:“你确定能打败顶顶大名的董鄂氏?历史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力量而改变的。” 听着他的话,我心中闪过一丝茫然,我要……放弃顺治?这个念头刚一闪过,我的眼耳口鼻好像都被堵住,差点喘不过气来,不!我不是对着月亮发过誓吗?决不放弃!哪怕粉身碎骨,再所不惜! 我看着玄烨道:“那你呢?康熙虽是千古一帝,但他守成有余拓展不足,到了晚年更是乱成了一锅粥,你会甘心随着历史去发展吗?甘心给你儿子留下一个烂摊子?甘心看着中国闭关锁国,从此落后挨打?” “不!”玄烨的脸上现出一丝坚毅之色:“这个国家,我只能掌控六十年,以后我不敢去猜,但在这六十年里,我一定会让中国,成为世界的第一强国!”他的话,字字铿锵,听着他奶声奶气的童音,我竟有种崇拜的感觉。 我看着他的眼睛笑了,他一愣,随即也轻笑出声,道:“唉!亏我还说你呢。说不定命运安排你回来就是为了拯救我老爹的。不过……”他略想了一下才道:“既然决定留下,不要……伤害我额娘。” 看着他担心的样子,我笑道:“这句话应该对你老妈说吧?上次的事情要不是我运气好,恐怕现在你就要去冷宫看我了。” 玄烨也笑了笑,说:“我怎么跟她说?告诉她不要再争了?告诉她以后会做太后?还是告诉她……她没几年好活了?”玄烨说到最后,眼圈居然微有些发红。 我拉着他的手说:“她对你真的好,是吗?” 玄烨笑了,笑得有点凄凉:“我是她儿子。” 听着玄烨的话,我的鼻子酸酸的,我吸了吸鼻子,努力笑道:“放心吧,对了,”我说道:“还没谢谢你呢。” “哈!”玄烨瞄着我道:“少跟我扯这些虚头巴脑的话。” 我笑了,心里无比的温暖,“你算得还挺准,能让那个碗朝我飞过来。”我略表了下崇拜。 玄烨叹道:“我又不是什么工科博士理科硕士,哪算得那么准,我那时是见我老爹看着贞嫔色眯眯的样子,替你不值,我弄出点动静,再不济也能打断贞嫔跳舞,那个宫女往哪边摔都无所谓,往贤妃那边,贤妃一定躲不及,泼她一身汤给我老娘解解气也好,往你那边摔就更好了,一是让你有机会‘英勇救夫’,二是可以看看我老爹心中到底有没有你,如果他无动于衷,你就可以早点抽身,免得受伤。这结果嘛……”他撇了撇嘴:“还算差强人意吧,他当时表现出来的担心不像是假的。” 看着我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他又恶狠狠地说:“别高兴得太早,好好想想怎么横刀夺爱吧。” “你呢?”我拍了拍他的脸道:“现在是不是在做五年计划?”再有五年,他就会继位。 玄烨白了我一眼道:“计划没有变化快,说不定你真的能成功改变历史,我老爹就不会出家,我老爹不出家,我也就不会在五年后继位了。哎?”他惊叫了一声:“如果那样的话,我在位的时间就会大大缩短,说不定将来你生了儿子,皇帝根本就没轮到我做!”他抓了抓头看着我道:“难道我这几年下的决心都白下了吗?” 看着他的样子我哧笑出声:“是啊,皇帝变王爷,落差真是不小。”

本文由快三彩票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七十章,帝梦清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