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彩票_快三彩票官网

热门关键词: 快三彩票,快三彩票官网
来自 文学小说 2019-11-02 23:2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快三彩票 > 文学小说 > 正文

在线阅读,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九章再见玄烨 “怡嫔觉得本宫如此处置可还妥当?” 怡嫔听见我的问话脸上蔑色丝毫不掩,道:“娘娘宅心仁厚,臣妾没有异议。”她的话,分明是在讽刺我不够强势,大概是觉得我没有佟妃那样的雷霆手段吧。 我又轻声道:“至于怡嫔么,虽然此事责不在你,但无论如何妹妹恐怕是要受些牵连的,本宫就罚你禁足三日,闭门思过,妹妹可还服气?” 这个处罚算是可有可无了,怡嫔欣然道:“臣妾甘愿受罚。” 我点了点头,朝着佟妃道:“佟妃快起来罢。” 佟妃仍跪在那,低眉顺目地道:“臣妾督察不严,也请娘娘责罚。” 看着佟妃温驯有加的样子,我心里明白,恐怕佟妃看出今日太后是铁了心要将我抬上来,她不得不暂避锋芒。何况我对负有“主要责任”的怡嫔也只做了轻微的处罚,这也是她敢再次“套词”的原因所在了。 我“果然”轻笑道:“佟妃说的哪里话,妹妹为后宫之事劳心劳力,无暇顾及这等末节小事也属情理之中,本宫又怎能不分皂白地责罚于你。” 佟妃闻言脸上放松了一些,也不再推辞,躬了躬身子便起身坐回太后身边,太后有些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我笑道:“佟妃这两年来助本宫打理后宫,可谓劳苦功高,时日一久,本宫也习以为常地将各种事情交给佟妃处理,竟然疏忽了佟妃妹妹也只是一人一身,哪里处理得完后宫这些琐事?” 佟妃听着我的话,脸色登时一变,不自然地笑道:“能为娘娘分忧是臣妾天大的福份,臣妾纵然辛苦一些,但一想到是为了娘娘,也就不觉得辛苦了。娘娘大病初愈,理应静心休养,切不可因体谅臣妾而为琐事伤神。” 我笑道:“难得佟妃妹妹一片精诚之心,不过妹妹说得很对,太医也跟本宫说过这段时间的确不宜过于劳心。”眼看见佟妃的脸色舒缓了一点,我又道:“但妹妹如此为本宫着想,本宫如若不对妹妹有所表示,倒显得本宫没有人情了。” 佟妃又是一皱眉头,原来看一个人变脸是这么有趣。我朝着太后道:“皇额娘,不如从嫔妃之中再选出一人,帮衬佟妃一同协理后宫,既免去儿臣劳心,又分担了佟妃的重担。” 佟妃一急,正要开口,却被太后冷冷的一眼扫得闭上了嘴。 我将目光收回,途中却正与顺治的眼光碰个正着,我怔怔的看进他的眼中,不由得有些痴了,他的眼睛好亮,就像昨晚的星星。我的心没来由的一绞,痛得我微一皱眉,呼吸也有些急促,看着我的样子,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是担心吗?我不敢确定。 太后见状急问道:“惠儿,你的脸色怎么如此苍白?用不用传召太医?” 我朝太后笑了笑道:“皇额娘不必担心,儿臣……想必是前些时日没见阳光,显得脸色有些不好。” “真的?”太后仍不放心,这时站在我身后的袭人忍不住插言道:“其实娘娘是……” “袭人!”我喝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规矩。” 袭人吓得一缩脖子,跪到地上,看着太后和顺治有些疑虑的眼光,我有些恼怒地回头瞪了袭人一眼,袭人脸上带着一丝不平之色,眼泪在眼中打转,我平了口气朝太后道:“这个丫头平日里让儿臣宠坏了,望皇额娘念在她前些日不眠不休地服伺儿臣的份上,饶了她这一次罢。” 太后看了我一眼,大有深意地说:“这次就罢了,不过皇后日后要好好管束下人,别再让他们有什么不该有的举动。” 明眼人都看得出太后这么说就是在指沧海的事了,我黯然地道:“儿臣记下了。” 太后点了点头,又缓缓地道:“皇后刚刚的话也有道理,不知皇后心中可有人选了?” 我瞄着佟妃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微笑道:“按理说淑惠妃是个不错的人选,但儿臣也有些私心,不忍见到妹妹操劳,这个重担,不如就由贤妃姐姐接了吧。” 此话一出,不仅顺治愕然地看着我,就连太后也以询问的目光看向我,佟妃紧抿着嘴,嘴角抽搐了一下,我转过头,看着乌云珠道:“鄂姐姐,还请你体谅本宫心疼妹妹的心思。” 宫里人都知道淑惠妃懦弱,根本不可能担此重责,我这么说,无非是让乌云珠不能推辞我的一番“好意”罢了。 乌云珠也是一脸的震惊,她初入后宫,册封礼还没过,脚跟都没站稳,如何敢与佟妃平起平座,共同协理后宫? “臣妾……”乌云珠踌躇了一下,我都这么说了,她再推辞,无疑会显得有些“不识好歹”,但她还是说:“臣妾无德无能,不敢担娘娘娘如此厚爱。” 不上当?我笑了笑,低下头,努力让神色之中带着一丝落寞,说道:“鄂姐姐才貌双全,又何必谦虚?如若鄂姐姐真如自己所说,皇上也不会这么喜欢姐姐了,皇上欣赏的人,本宫自是相信的。”说罢我转头看向顺治,轻声道:“皇上说是么?” 我这么说,相当于变相的道歉了,相信顺治一定听得明白,这个歉道得虽然有些窝囊,但现在为了拽回顺治的心,我只能如此,“拉拢”乌云珠,让顺治重拾对我的好感。先将敌人拢住,再一举歼之! 我的眼光与顺治一碰即收,又把视线投向太后,太后微笑道:“贤妃?倒也是个人选。虽然她入宫时日尚短,但人总是要磨练的,不知皇上意见如何?” 顺治看着我的侧脸缓缓地道:“就照皇后说的,佟妃,以后你与贤妃要好好协助皇后打理后宫。” 他这算是接受我的道歉了吗? 佟妃咬牙切齿地道:“臣妾领命。” 乌云珠听顺治这么说,原本的惊惶神色中不禁夹杂了一丝惊喜,有皇上给她撑腰,这件事的性质就又不同了。她起身盈盈拜倒,道:“臣妾遵旨。臣妾谢皇上、太后与皇后娘娘的信任。” 我笑着让她起来,冲着佟妃道:“佟妃妹妹,鄂姐姐刚刚进宫,对宫中事务不熟悉,你这几日便带着鄂姐姐熟悉一下吧,啊!”我一副刚刚想起的样子:“怡嫔这几日禁足,如何能再教导新进的妹妹学习礼仪?不如这件事就让鄂姐姐负责吧,妹妹找几个熟识宫中礼仪的人,多多辅助鄂姐姐,妹妹说好吗?” 佟妃笑着答应,只是这笑,僵硬至极。 我的做法,在众嫔妃眼中无疑是在拉拢乌云珠,培植自己的势力,众嫔妃大都是一副“看贤妃怎么被佟妃玩死”的八婆表情,新进的秀女看着我的眼光则有了一点转变,只是,这转变很细微。 这件事就算这么定了,新进的秀女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两个小阿哥和三个小格格在老嬷嬷的指引下,给我请安,听着他们稚嫩的嗓音喊着:“给皇额娘请安。”我的眼光投向了站在第二个位置的玄烨。 他们站起来后,我忍不住朝玄烨招招手道:“三阿哥,来,让皇额娘好好看看你。” 玄烨眨着眼睛走到我身边,再次相见,我们相视而笑,不约而同地垂下眼帘,以掩示眼中的激动神色。我转身朝佟妃道:“本宫好久没见着三阿哥了,还真有点想他。” 佟妃看着玄烨,身上散发出一种母性的光辉,脸色也好看得多了,她笑道:“前些日子三阿哥也吵着要去给姐姐请安呢。” 顺治瞥了我一眼,淡淡地吩咐道:“常喜,给玄烨加个位子。” 常喜忙指挥着小太监搬来椅子放在我与乌云珠之间,佟妃的脸上又掠过一丝喜色,自己的儿子能在家宴之上与皇上同桌,而不必与其他阿哥格格一起,多少也显示出玄烨在皇上心中的不同。与之相比,二阿哥福全的母亲宁嫔的脸上就没那么好看了。 等到全部人都坐好后,顺治吩咐传膳,中秋的家宴终于开始了,我看着一道道传上来的菜,暗中吞了下口水,整整一天没吃东西,我快饿扁了。 就在我偷偷地示意袭人将我喜欢吃的菜挟给我的时候,常喜将一只精美小巧的玉碗放在我面前,满满的一碗百合燕窝。 我不解地看着常喜,常喜的眼睛快速地瞄了顺治一眼,我讶异的看向顺治,顺治的脸上挂着一丝不自在,转过头去与太后说话。 这是他特意为我准备的吗?怕我吃不下别的东西? 我低下头,浅浅地笑了,我大概笑得很幸福吧,以致身边的玄烨用一种很诧异的眼光望着我,玄烨看着我,迟疑了一下,拉过我的手,抱在怀中,就像一个撒娇的孩子,我的掌心传来细细的划动,仔细感觉了一下,是玄烨在写字,写的是:不走了吗。

第四十七章月圆之夜 黄昏时分,一乘四人肩舆从坤宁宫抬出,朝着慈宁宫的方向行去,刚走了一半,“咔嚓”一声,肩舆的一根杠木居然无端的折了,肩舆猛的一栽,这一下差点让坐在肩舆中的我从里边滚出来,袭人吓坏了,大声地斥责着抬轿的太监,我掀开帘子看了看,那几个太监跪在地上直发抖。 “小林子,”我唤道:“你速去慈宁宫,跟太后和皇上说,本宫行至途中肩舆坏了,正在修缮,得晚一点到,请太后和皇上先行用膳,不用等我。” 小林子应声而去,我与袭人对视了一眼,袭人眼中有些担心,我朝她笑了笑,重新坐回肩舆之中,过了不一会,小林子气喘吁吁地跑回来,跪到轿前。 我问道:“太后和皇上有说什么吗?” “是,”小林子道:“太后娘娘没说什么,皇上说……” “说什么了,照直说吧。” 小林子吞了下口水才道:“皇上说,娘娘的肩舆坏了,脚……脚也坏了吗?”小林子的声音有点抖。 我笑了笑,朝着袭人说:“听见了吗,咱们走过去吧。” 袭人扶着我下了肩舆,着小林子和那几个太监将肩舆抬回去,修好了再去慈宁宫接我。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我与袭人在宫墙之中穿行,袭人一边扶着我,一边道:“主子不担心吗?若是皇上真的不等主子,那主子以后在嫔妃面前……” “根本就不用担心,”我打断她的话,笑道:“就算皇上真的不想等,不是还有太后呢吗?皇后再不济,也有太后撑腰,相信那些新主子们也会有所觉悟,聪明的人是不会在一颗树上吊死的。” “但是,”袭人担忧地说:“皇上的话,似是在责怪主子。” 我笑笑不语,不多时,慈宁宫已在前方不远处,院里院外灯火通明。 “袭人,”我说道:“你先过去等我,让守门的人进去通禀,就说皇后到了。” 袭人松开我朝那边去了,我见到守门的太监转身进去后,一手按住我头上的木架,一手拉起裙摆,深吸口气,一、二、三、跑! 我离慈宁宫本也不算太远,大概五十米左右,可因为要顾着头顶和脚下的花盆底,跑到门口时已气喘吁吁,袭人连忙过来替我抚平裙摆,又整了整衣冠。 我努力地调整一下急促的呼吸看向袭人,袭人朝我挑了挑大拇指,我微微一笑,搭着袭人的手走进了慈宁宫。 慈宁宫的正殿内布置得十分喜庆,梁上还挂满了精致的琉璃宫灯,看来着实为中秋佳节做了不少的功夫。大概是知道皇后到了,嫔妃们分别站在两侧,正对着门口,放着一张盘龙雕花的桌子,抬眼看去,我心底有一丝激动,我想了一个月的人,就远远地坐在那里,依旧清俊,依旧尊贵,但又好似有一点不同,哪里不同,又说不出来,或许是我好久没见他了,我直直地看着他,竟有些入神,袭人在旁边轻轻扯了扯我的袖子,我回过神来,自嘲地笑了笑,在两旁嫔妃们的注视下步入殿内,她们的眼光有好奇,有窥探,有轻视,还有不屑一顾,但她们脸上却一个个笑得比花还灿烂,似乎我就是她们至亲的人一样。 我走到离桌子还有三四米的地方停下,双膝跪倒,口中念道:“臣妾给皇上请安,儿臣给皇额娘请安,愿皇上万岁万福,皇额娘千岁吉祥。”说话时,仍气息紊乱,不住喘息。 顺治半天没说话,太后坐在一旁和声道:“皇后快起来罢,你身子刚好,别行这么大的礼了。” 我浅笑了一下,站起身来,身子微晃了一下,袭人赶紧上前扶住我,太后微皱着眉头道:“皇后,没有大碍吧?” 我看着太后笑道:“有劳皇额娘挂心了,儿臣大概是刚刚走得急了,有些气喘罢了。” 顺治皱了皱眉,太后朝我招了招手道:“快过来坐吧。” 我走到顺治的右侧,朝顺治曲了曲膝,便坐到他身边,我没有看他,却感到有两道清冷的目光扫了我一下,随即移开,我这边甫一落座,众妃嫔们便上前与我见礼,先行礼的是宫中的“老人儿”,以佟妃为首,佟妃今日虽然只梳了简单的架子头,但在两侧的发髻上簪了两朵鲜艳逼真的牡丹头花,***之处竟是两颗硕大的明珠,一侧又带了垂至耳边的米粒流苏,颈上一串明珠珠链个个都有拇指般大小,呼应着头顶的明珠,光华流转,衬得佟妃美艳的容颜更加光彩照人,身上一件绣着蝴蝶戏蕊的鹅黄色旗装,庄重中不失妩媚,待行过礼后,佟妃便坐到太后身边,顾盼之间,已隐含了要与皇后分庭抗礼之势。 我却无暇理她,看着身边的空位心中疑惑,这种场合之下所有的嫔妃都是按品位等级落座,中间的一桌只有五个座位,自是皇上居中,太后居左,皇后居右,佟妃坐了太后身边,我身边坐的应该是淑惠妃或是静妃,再不济也应是生下二阿哥的宁嫔,但此时我身边竟空无一人,我不禁抬头看了一眼仍侍立在侧的乌云珠,难道这个位置竟是给她的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一定是顺治的意思了。乌云珠虽然名位已定,但毕竟尚未册封,按理说她应与众秀女坐在一起,况且就算已经册封,论资历也不应是她坐在这的。我看着坐到左下首一桌的淑惠妃,她显然有些不太服气,小脸上现出一丝不快之意,静妃坐在她身边,粉脸上满是不屑,只是不知她是不屑这个位置,还是不屑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了。 新进的秀女们排成两列,为首的是乌云珠和另一个美貌的女子,佟妃笑着朝顺治道:“皇上,姐姐前些日子出不了坤宁宫,没赶上选秀大典,这些新进的妹妹想必姐姐也不认识,不如让她们自我介绍一番如何?” 我是皇后,不是与她同阶的妃子,她在这样的场合下未经过我的同意便称我为“姐”,自是有抬高自己的身份的意思。 顺治微一点头,乌云珠正要下拜之时,她身旁的女子却先她一步曲了曲膝道:“臣妾博尔吉济特氏娜拉,拟封容嫔,给皇后娘娘请安。” 博尔吉济特氏?难怪如此大胆,看着容嫔的如花美貌,我不禁自嘲地想,大概博尔吉济特氏只有我一个生得貌不惊人吧。 乌云珠身形滞了一下,顺治微一皱眉,容嫔不慌不忙地道:“今日初次拜见皇后娘娘,本应贤妃娘娘排在首位,但臣妾闻得贤妃娘娘在前几日已经去坤宁宫拜见过皇后娘娘,更为娘娘颂经祈福,今日应该不用再做介绍了吧?” 容嫔的话乍听起来合情合理,但却刺耳之极,乌云珠站在那里拜也不是,不拜也不是,太后悠闲地抿了口茶水,没有说话,佟妃则忙着整理身上的挂件,无暇抬头,其余秀女脸上也大都露出看好戏的表情,我心中暗笑,很显然,乌云珠已经成为众嫔妃的眼中钉了呢。我又怎么能不帮她一把呢?帮她变成一颗更大的钉子。 我施然一笑,说道:“容嫔说的话有理,况且本宫与贤妃也算旧识,贤妃就不用拘礼了,过来坐吧。” 乌云珠双膝一曲,跪倒在地,口中说道:“臣妾惶恐,臣妾无功无劳,不敢坐在皇后娘娘身侧。” 听着她的话,我故作讶异地朝佟妃道:“怎么?本宫身边的位置不是给贤妃留的吗?” 座席位次当然不是随便坐的,而是早就安排好的,乌云珠那么说,也不过是惯例的客套之词,听着我的话,乌云珠的脸色变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我竟会当真。 佟妃灿然一笑道:“这个位置贤妃姐姐不坐还有谁能坐?说到底咱们还得感谢贤妃姐姐,”佟妃说到这用帕子一掩嘴,半真半假地笑道:“这些时日贤妃姐姐一直随侍皇上身边,让妹妹们都轻闲了许多呢。” 佟妃话一出口,无论是在座的嫔妃还是新进的秀女,脸上都稍有不快之色,太后放下手中的茶碗,朝佟妃笑道:“就你会偷懒,”又转朝乌云珠淡淡地道:“贤妃,原本你尚未册封,坐此上位于制不合,但如今皇后让你坐,你坐了便是,如此推脱,难道你的眼睛也长在头顶上,不将皇后放在眼里吗?” 太后一面暗贬乌云珠不配坐在上位,一面又警告其他嫔妃不要小瞧了皇后,一个“也”字,让佟妃的笑脸僵了一下,随即便恢复正常。 太后不喜欢乌云珠在宫中不是什么秘密,乌云珠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大概万想不到一句“套词”会引发这样的后果。 顺治眉头微皱的看着乌云珠,说道:“让你坐,你坐了便是。” 何必说那些虚头巴脑的废话!这句是我在心底偷偷加上的,呵呵。这是我今晚第一次听到顺治的声音,清洌依旧,听不出一丝情绪。

本文由快三彩票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线阅读,第四十七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