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彩票_快三彩票官网

热门关键词: 快三彩票,快三彩票官网
来自 文学小说 2019-10-18 01:2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快三彩票 > 文学小说 > 正文

一幕幽帘

  洪林还是听从了隔壁小哥的劝解,出了屋门,听着那依然有如狮吼的声音,洪林的心里,犹如猫爪般难受。
  这声音,自然就是老婆仙兰的声音。
  两人相骂,都已成家常便饭。
  说起这扯皮的缘由,都有点脸红,无非就是夫妻之间的床帏之事。
  洪林也不是拒绝,洪林今年才二十七,正是追觅花朵之时。论及身体,上山能打老虎,下海能擒蛟龙,倘要一时性起,二郎神发起威来,别的不敢说,连那皇天厚土都能捅出个大窟窿。夫妻二人结婚三年,也有了下一代,小孩来的也当道,是个能传宗接代的儿子,都有岁半了。长得伶俐乖巧,活泼惹人爱,笑闹起来,那眉眼,那声腔,活脱脱一个小洪林。尤其那太阳穴处的一个疤痕,与洪林头上的疤痕竟一般大。所不同的是,洪林的在左边。这疤痕的留下,也不是别的什么,实是小孩体内的虚火旺,长出的疔疖,却因一时照顾不周,落下这终生的印记。但洪林毕竟是男将,做的活路自然要重些,每晚收工回家,吃了洗了摸上床第,心中只想着睡觉。解乏。蓄攒精力好做明日的农活。仙兰呢,虽然也下地做活,活路稍微要轻闲些,这一轻闲,心中的欲望自然就旺些,那找洪林的次数也就多些。洪林开始也还能应筹,次数多了,自然有些吃不消了,这一吃不消,自然就要拒绝,这一拒绝,仙兰的火气自然就旺盛,这一旺盛,自然要找由头发泄。今天的由头也和以往一样,仙兰嫌洪林拿水的速度慢了些,引经据典骂将起来。
  当然,这引经据典也不是从那四书五经中搜寻,仙兰也还没得这高的文化,仙兰也只是小学毕业,说是小学毕业,却也只能写圆自己的名字,这也不是仙兰蠢,读书读不进肚子里,主要是仙兰的精力没有放在学校,仙兰的精力放在了家中做事上。这引经据典引上的是洪林父母的不是。说起洪林父母的不是,那就犹如控诉万恶的旧社会,都罄竹难书了。这罪恶也不在别处,主要是洪林的父母勤俭节约搞惯了,现在娶了个媳妇回家,父母也巴不得媳妇也像自家小孩样,俭些俭些再俭些,可仙兰哪受得了这些?这就有点不合拍,这一不合拍,那不和谐的音符自然要时有奏响。纵使父母不再敲击了,仙兰却不能断了这一传承,时刻要扯上些由头奏响。现在有了这大好的时机,又哪能不拼了命地演奏?虽则如此,却也难浇灭那胸中炽烈的欲火啊!
  以前,塆子里人听见仙兰洪林相骂吵架,都还来劝说一二,现在,有多远躲多远。也不是洪林一家不逗塆子里人喜欢,都是本家人,不喜欢也要来,只是来后出力的大小罢了。实则这老话说的有,戏唱三遍无人看,话说三遍无人听。这相骂吵架搞长了,都厌烦了嘚。只有这本家小哥,住在隔壁,躲不开,才来解劝。
  洪林站在自家大门前,一时也不知去到哪里。
  此时,老天也气不愤,下起了纷纷细雨。
  以前,小哥一劝,洪林去了小哥家,家中自有小哥家的小儿接待,或观书,或下棋,你来我往,这心中的郁闷也烟消云散了。事也不巧,小哥家的小儿前几日去了亲戚家喝喜酒,都四五天了,至今未归。洪林临出门,小哥是说到他家去,可小哥的小儿不在家,自己去了也无趣。小哥却又未马上回家,还在那里劝解仙兰。洪林又扭头看了眼家,还是转头走进了雨中。
  这一走,竟来到了自留地里。洪林瞅清了,心中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真要走上这条路?父母已年迈,娇儿尚在幼小,自己这一去,这往后的日月又该怎么过呀?可要是不这样,自己的日子又该怎么过?自己本来是出来散心的,冥冥中似有谁在牵引,走到了这里。洪林抹了把头上的雨水,一咬牙,还是打开园门,走了进去,走到一处荒草处,拿出早已备下的农药,拧开瓶盖,闭上双眼,一仰脖,咕咚咕咚灌了下去,那雨水顺了两边的眼角,不歇气地往下流淌……
  此时,雨更大了,竟还扯起了一幕幽帘。

  清晨平阳镇的一户人家中,一家三口围着饭桌正吃着早饭,边吃着女人边对着一旁的孩子说着什么

    “林儿,这次那些位仙人来我们镇收弟子可是头一次,一会我们吃完早饭便去报名,你可要争气啊,可别像你爹一样没用,你只要被仙人看上了,这辈子不愁吃穿,说不定还能长生不老呢”

    一旁的妇人嘴里嚼着一口饼,絮絮叨叨的说着,无比的兴奋让她表现的亢奋异常,一旁的男人也是如此,只有这约莫七八岁的孩子还有些迷茫,应付似的“哦”了两声

    这户人家姓洪,男人名叫洪山,女人在街坊邻居家的称呼为翠花,孩童的名字叫洪林,意为木成林,是为才的寓意,他们家只是个普通人家,靠给富贵人家做工为生,如此,这一次的机会被整家人看来是能改变人生的一件大事。

    三人匆忙吃完早饭,便往镇中居仙院赶去,整个镇上并没有什么大的建筑,唯一一处上得档次的公共场所便是这个大院,传闻千百年前这是仙人所居住的地方,所以起名为居仙院

    洪林三人来居仙院时,此地已是人满为患,嘈嘈杂杂,一个个大人带着自己的孩子排着长队,显然都是带着自己孩子前来报名修仙的,于是三人也排起了长队。

    洪林被他父亲牵着,身子往一旁前倾往前望着,只看到一个个小孩走上最前面的三位年轻男子身边,伸出手来给那几位青年握着,不多时,青年放开手摇了摇头,朗声道“下一个”

    一个个孩子上去测试,大多数都是失败而回,只有几个孩童幸运的被选中了,那些被选中孩童的父母们神色激动,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而相反那些未被选中的人家们,却是失望,不堪,还有一些嫉妒。

    轮到洪林时已是正中午了,等到他前面的那一个孩子失败被家里大人带走后,终于轮到了他,洪林快步走上去,愣愣的站着,脸上浮现着幼年人带有的紧张与不安,还有些许的幻想

    “这就是仙人?”对方一眼之下洪林只感觉身体一凉心脏止不住的狂跳小脸面无血色呆呆的望着对方。

    “伸出手来”青年见状有些不耐,低声闷喝了一句,洪林才从那飘飘欲仙的修仙幻想中缓过神来,应了一声,伸出手去,青年扣住洪林的手,此时洪林只感觉有一道气从青年的手指中沿着自己的手腕进入自己的身体中,那道气沿着自己的经脉环绕一圈后消散在体内,同时洪林感觉到身体在这之后一阵轻松自在,格外的精神。

    洪林正在陶醉当中,也不知青年已经松开了手,原本严肃冷漠的脸露出一丝微笑,开口道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洪林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倒是他的母亲翠花机灵的很,连忙摇了摇洪林,抢着开口问道

    “仙人,我孩子叫洪林,他是不是有那个~资格去修仙啊”

    翠花夫妻俩和洪林三人眼巴巴的望着这位俊郎的青年,在他微微点头以后终于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一家三口的心情自然是兴奋极了,女人在一旁手舞足蹈的说着什么,男人抱着孩子捧腹大笑

  “孩子,三天后,你来此地,随我去宗门”青年微笑着说道

    “哎,好,好,谢谢您了,仙人”惊喜让原本老实本分的夫妻两人有些不知怎么言语,急急的应和了两句,便带着洪林回家准备着好好庆祝一番,一路上你一句我一句,很是温馨

    “儿子,妈今天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红烧肉,我儿子真棒”

    “我还要吃鸡肉,吃好多好多肉,爹娘,我就要做仙人了吗?”洪林略有期待又有些害怕的问道

    “嗯,我儿子就要做仙人了,以后爹娘不再在你身边,你可要听话,不要惹事,不要受伤知道吗?”洪山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嘱咐道

  任何事都有两面,洪山夫妇一边欣喜着自己的儿子就此要出人头地了,一面也担忧着离开自己的洪林能不能生活的好,只不过为了孩子的前途,他俩还是狠下了心来。

    夜幕降了下来,饭桌上满满的一桌子菜寄托着夫妇俩对洪林的不舍与期待,他们吃了很久很久,也聊了很多很多

    “儿子啊,爹在你两岁的时候给你去算命,那算命先生说你以后一定高人一等,这不,中了,哈哈”

    “儿子啊,你去宗门了以后好好学习法术,娘和你爹等着你回来带我们享福”

    不知不觉中夜已深了,洪林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睡去,恍惚中他仿佛看到他爹喝了好多的酒,他娘在一旁默默的流眼泪,他爹正放下酒杯拍着他娘的背安慰着,不一会他再夜坚持不住困意,沉沉的睡去……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一大早,洪林跟着爹娘赶到了居仙院,洪林看到居仙院中三位仙人已经在那蹴足等待,在那三人身旁,还有着七人与洪林年龄相似的孩童在旁,不需多想便也知晓这几人也是与洪林一样被选中的孩子,待到洪林走近,三位青年环顾了一周,开口道

  “人到齐了,那就走吧”说完,那领头的青年手掌一挥,另外二人在一旁念咒掐诀,带着洪林八人缓缓升空,往远处飞去,升空之后,来不及去计较这令人不适的失重感,洪林与另外七个孩童一样,连忙回头望向自己的爹娘,带着浓浓的依恋与不舍,渐渐远去。

    而在此处的洪山夫妇及其他的孩童爹娘,忍下深深的牵挂,收拾好情绪,慢慢的回了自己的家中……

    半空中,洪林看着时而看看身旁那俊郎青年,时而撇上一眼地面,强忍着阵阵袭来的眩晕感,愣是没有出声,他此时想的只有好好修仙,到时候回头为父母争口气,带着爹娘过上好日子,可他不知,仙门与人间不同,一入修真,便再也无法脱身而出,一切都不再身由己身了。

    路途上走走停停,期间青年三人为洪林等八人传授介绍了许许多多的规矩与知识

    “众位师弟,吾之门派名为灵山派,宗门处于灵山山脉之中,其中灵力充沛,是个修真门派,尔等可要好好珍惜”为首的那位青年说道

      “众位师弟,待入了山门,我们几人会带你们去传功长老那测试你们的资质,到时依照资质为你们分配资源等”另一位青年向着洪林八人朗声道

    约莫五日以后,一座巨大的山脉中,一处颇为壮观的山门浮现于众人的眼前“灵山派”洪林八人望去,只感觉一股气息向着他们数人冲来,刺的八人皮肉生疼,再不敢随意的去看。

  此时,那为首青年说道, “此处便是我们的山门了,你等随着我们下去,自会有人在山门处引导你们”

  说完,三人便撤力放下了八人,一眨眼的功夫,便离散而去,消失不见。

    洪林八人此时站在这山道上,可才感觉出了这山门的威武,“灵山派”巨大的牌匾压的众人喘息连连,不过好在很快就有一位老者把他们几人带进了山门,进了山门,又是另一片光景,其内山清水秀,有高耸入云之峰,亦有碧水环绕之湖,这景色好似有摄人心魄的魔力,使得刚入门的洪林八人看的一时忘了神般,矗立在此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约莫一柱香的功夫,洪林率先醒了过来,环顾四周,发现其余几人还是在那似梦似醒的状态中,他无暇顾及这些,见识了这一切的他,内心早以惊涛骇浪,回过神来的他连忙向着身前不远处带他们进山门的 老头深深的一拜,口中高声喊道着前些日子爹娘教他说得话

  “我~洪林拜见仙人……”老头看着洪林这一幕,仿佛极为满意,眼中除了满意之外还有着一丝诧异,他心里念叨着

    “奇了怪了,往年这些小子进山门最起码都得呆上半个时辰许久,最短也得三柱香的时间,这小子只要一柱香的时间就恢复过来了,难道宗门捡到宝了?”

    老头诧异之余,摸了摸胡子,微笑着点了点了头

    “你叫什么名字?”

    “我~仙人,小子叫洪林”  洪林有些紧张,说话总是结结巴巴,很不利索

    索性老头也没介意,待到众人皆醒来以后,安排了住处

    “你们暂且在此处住着,待日后吾等再为你们测资” 

    老头叮嘱了几句便离去了,剩下洪林几人在此眼对眼,无所事事。

   

本文由快三彩票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幕幽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