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彩票_快三彩票官网

热门关键词: 快三彩票,快三彩票官网
来自 文学小说 2019-09-24 18:4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快三彩票 > 文学小说 > 正文

无奈谁与话长更,第九十四章

那奇形的似软似硬的武器令我几乎惊出了一身冷汗,照日剑铿然出鞘,点染出亮白的剑光,宛如星棱遍洒,锵锵锵锵连响,以快打快,已将那物一一拨飞。 光华一收,我抿紧嘴,头也不回的倒掠而出,嚓的一声,已扯下书房里阻隔光亮的重重帷幕,月光顿时大片大片的泻进来,照得室内纤毫必现。 “哧”的一声轻笑,笑声低微,然音色慵懒,曳曳拖出一个令人心荡神摇的尾音,在这迷离深浓夜色里,媚得似要开出花来。 对面,宛然而立的女子,黑衣紫披风,寒冬里居然是纱质的衣料,裹着曼妙婷婷的身子,那曲线美丽流畅得令人惊叹,带着与生俱来的野性与魅惑,媚艳的气质浑然天成,纵然衣服齐整,不曾露出半分肌肤,然而那风情,便是呼吸间亦可令人神移。 面容却掩在一袭紫纱后,只露出微带琥珀色的明媚眼眸,眼波如酒,中人欲醉。 一张网状的物事,执在她雪白柔荑中,网色亮银斑驳,网结处冷光闪动,轻轻一动便流光如水,衬着她指上满满的五彩斑斓的奇形硕大戒指,华美灿烂之极。 我却知道,那东西看起来美的很,却是要人命的。 她也在打量着我,声音里带着笑意,然而面纱外的眼瞳深处,情感冷漠如死水。 “呵听说你是郡主?美且尊贵,还有一身好武功,嗯,看起来也不笨这就是他看中你的理由?” 我细细分辨着她微有些奇异的口音,却对她的话忍不住皱眉:“他?贺兰悠?” 那女子目光缓缓的瞟过来,三分寒意三分喜意:“可是,我还是觉得,他在选女人的眼光上” “有问题!” 末三个字的余音未尽,她的身影突然从原地消失,下一瞬,鬼魅般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流光一罩,以不可能的角度,将那暗藏利器的丝网向我当头罩下! 我冷笑一声,不避不让,细长的银丝一闪,直直至她网眼间穿出,射向她眉心。 那媚意天生的眸子,微微流露出一丝惊讶之意,身躯奇异的一扭,连着那原本以凌厉之势袭来的网,忽地又从原地消失。 烟雾淡淡腾起,遮蔽视线,她的身影摇曳如镜花水月,连笑声也缥缈模糊,宛如来自另一世界:“够狠可是,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呼! 淡淡的黑影连同明亮的刀光猛地撞向我怀中,如同流星划越天际般追缀不及,上一瞬尚不知她在何处,下一瞬她已经摆出要和我同归于尽的态势。 我忽的直挺挺往后倒下去。 啪!后背贴地,照日剑直竖而起,锋锐无伦的剑尖,直指上方。 倒变成她向我剑尖撞来一般。 那女子咭的一笑,目色里惊异之色益浓,半空里硬生生一个倒扭,柔曼的身子竟然不似人身,生生给她扭成了麻花状,竟将历来最难改势的俯扑姿势,忽地转为仰面朝上,手腕轻划,那五彩戒指突地弹开,化为两柄极小匕首,一左一右,闪着幽幽蓝光,电射而出! 我正待翻身避过,忽听窗外人声:“原地起!” 不假思索,双手一按,指尖蕴力,原地倒翻而起,蹿出一丈开外。 夺夺两声,那匕首钉在我先前躺卧身侧左右地面上,入地三分。 我这回真的惊出一身冷汗。 好狠的心思,好诡异的武技,好厉的眼,好强的轻功! 她那两匕首竟不是射向我,而是算准了正常人在卧倒状态下见有来袭定会向两侧翻滚,抢先封死了我的退路,我若习惯性翻身躲避,此时已中了她的招。 尚未站定,她在丈外遥遥将手一扬,我眼角觑见蓝光一闪,猛地偏头,嚓一声,尖利的匕首擦着我肩畔飞过。 一缕长发,飘飘扬扬落下地,宛如黑雪。 我自下山何时吃过亏来?这女人还真是异数,淡淡浮起一抹笑,我猱身扑上。 她目中阴冷的光芒一闪,冷笑一声,身姿如风中莲,摇曳之间已自迎上,这回两人都以快抢快,啪啪啪啪接连数声,已交手数招,又霍地分开。 我旋身一转,转至窗侧,理了理断了一截的衣袖。 她则直直退到墙角,脸色微微发白,执网的手,留着的光滑莹润的长长指甲,突地掉了一对,落在地上,噼啪有声。 显见里面藏了暗器。 我叹了口气,自己果然还是赢不了她,出尽全力,不过断其指甲。 敲敲窗,我道:“师傅,劳驾,她身上的东西,须得留下来。” 那女子闻言一怔,霍地抬头,看向行云流水般滑入窗内的近邪,眼瞳慢慢的收缩,她这般身手,自然看得出近邪的实力。 近邪随随便便走向她,手一伸:“拿来!” 那女子微偏头,笑睇近邪,“什么?” 近邪哪肯和她多说话,伸出的手突地一反,一抓之间便到了她颈项,五指虚虚扣着她咽喉,目光比冰水更冷的看着她。 我施施然笑道:“这位姑娘,你有兴游玩燕王书房,我管不着,不过你在书房暗壁里取得的东西,我却很有兴趣,想向姑娘取来一观。” 她娇笑,满不在乎掠了掠鬓发,简单的动作也做得媚态横生:“哦,可以。” 我怔了怔,有这么好的事? 却听她道:“不过我为什么要给你?你又没打赢我,就算要给,也得给比我强的人才是。” 我讪讪然的干咳一声,这女人和贺兰悠有的一拼! 她微笑着看向近邪,那笑容,居然媚丽里微含高贵之气,毫无风尘气息,只令人觉得光艳,“你很强,我知道我不是你对手,喏,给你。” 说完便干脆利落去怀里摸索。 近邪缓缓缩回手,但仍以气息锁住她的举动。 然而很快他就放下手,不管不顾,刷的转过身去。 我瞪大了眼。 她她她在脱衣服! 月色下的书房里,男子身前,那女子曼妙的在去衣,仿如飞天一舞,这重重纱幕掩映下的娇媚女子,对自己的一切有着超乎寻常的自信,自信自己的美,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如这有伤风化的举动,她做来,不带肉欲的浓香,却是飘逸的,凋零的,哀伤着,一寸寸凄艳。 衣服层层落下,黑纱衣,紫罗裙,束带纤纤欲折。 白,如雪,雪无此香腻,刺目的明亮,胸前,腰下,缀满光亮晶片,护住最最紧要部位,然功用不止于此,那女子张臂,尖呼,身体迅捷旋转,诡异的角度,月色同样诡异的射下来,千百面小镜光芒折射,如刀尖如利刃,刷刷的雪亮,她大力后仰,刀尖利刃汇聚成一道,闪电奔雷般,掠向近邪。 丝丝裂声轻响,所有的窗纸,被气劲扫及,瞬间粉碎。 狂飙的怒电里,近邪如片雪飞羽,悠悠的飘了起来。 直接飘上了屋顶。 他不管了。 我苦笑着,一脚踢起原本堆积于地的帷幔,扑头盖脸向那女子当头罩去。 屋外突传鸟鸣之声,三长两短。 不用猜也知道,这是那女子和同伴约定的暗号,只是她脸色为何不喜反惊? 谁来了? 门被踢开。 站在半明半黑阴影里的,却是沐昕和贺兰悠。 沐昕的目光首先落在我身上,确认了我无恙后,才疾声道:“王爷带着大队人马赶来了!” 他一抬目,自然就看见了那几乎已经完全裸露的女子,只是微微一怔,便坦然转开,看那绝美女体,就好似看泥塑木偶一般无动于衷。 贺兰悠站在他身后,也悠悠看向我,他自然也瞧见那香艳风光,也不以她的裸露为异,似笑非笑看着那女子,丝毫无避让之意。 倒是那女子,看见沐昕时目光一闪,似有惊艳之色,待到看见贺兰悠时,更是喜色流露,然而一见眼前两名男子,虽反应迥异,但都曼然视她的胴体于无物,只顾着注意我,不由目中露出怒色,微微一哼。 我懒得理她,仰头道:“师傅,下来吧,我们走,可不能和父亲撞上。” 转头对贺兰悠道:“做个交易如何?” 贺兰悠含笑颔首。 “我带你和你的手下离开王府,你将你今日此行目的,以及拿走的东西,向我坦白。”

在人马围困之前自隐蔽道路走出防卫森严的燕王府,对山庄出身的近邪和我来说,都不是难事。 火把明灭的光芒,鼎沸的人声,将士的呼喝,追缀的人群,很快被我们遥遥抛在了身后。 北平城外二十里,一处破败的祠堂,原有的村落因战事一起,都迁徙得差不多了,丢下了祖宗没人理会,沦为社鼠鬼狐之所。 祠堂里升起一堆火,壁垒森严对坐着两方人马。 说对坐是不合适的,我这边只有我一人肯老实坐下来,我那师傅不喜欢贺兰悠,不知道飘哪根梁上去睡觉了,沐昕有洁癖,哪里肯坐在这潮湿肮脏满地可疑物事的地面上,他一个人站到了后窗前,眺望着远方北平城连绵的城墙。 借着火光,我打量贺兰悠那四个帮手。 相貌古奇的老者,黑面虬髯的壮年汉子,还有个看起来病弱目光却温润如明珠的书生,这三人气质形容十分迥异,然而都形容威严,精华内蕴,一望而知当是已将跨入宗师殿堂的高手。 三人沉默着坐在火堆旁,对我的打量目光,视而不见。 贺兰悠斜斜靠着一方香案,身子隐在火光的暗影里,那艳媚女子带着几分得意的微笑,款款靠紧他坐下,黑纱飘拂的袖管微露尖尖十指,有意无意搁在他膝上。 跃动的火光里,贺兰悠缥缈的笑了笑,十分温柔的拨开她的手,语气非常和煦,“千紫,你的衣服刚才扔在地上,沾了灰,莫要脏了我的衣服。” 我勉强收回忍俊不禁的笑意,转头去看那女子的神情,却见她居然也就若无其事笑一笑,站起来,袅袅婷婷的走开去。 呃向着沐昕的方向。 我讥诮的一笑,看也不看,向贺兰悠道:“好了,拿出来吧。” 贺兰悠倒也爽快,什么也没说,坐直身子便去取那女子刚才交给他的物事,那三个男子看他的举动,老者皱了皱眉,虬髯汉子欲言又止,病弱的书生,却只是淡淡一笑,看向我的目光,带有几分审视意味。 贺兰悠打开一个帛包,先取出一件东西。 那是一方绢帛,摊开来小几见方,上面用丝线绣着一幅简单的地图,另以颜色不同的彩线绣了些奇异的标注,我却是看不懂。 微带疑惑的目光射向贺兰悠,他笑道:“你自然不懂,这是我紫冥教的密文,但凡教中重大事务,都以这种文字记载。” 既然是人家教中秘务,再寻根究底也不合适,我沉吟道:“我不是奇怪这个,我是奇怪,这东西怎么会在燕王府书房?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略一思索顿时恍然:“原来你投效他就是为了这个” 贺兰悠懒懒道:“也不尽然,不过,大差不离就是了,我也是直到前数日,才确实摸清楚位置,选在今天动手,也是因为你父亲大军回城,安顿布防之类事务繁杂,正好方便潜入。” “至于这东西为什么会在你父亲书房?”他略略前倾,靠近了我,“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这紫冥神影护法分布图,本应是我父随身携带,后来我得到消息,才知道它居然在燕王府书房暗室里,被偷偷隐藏了这么些年。” “说来真巧,我父当年失踪时,随身的两件重宝,拈花指诀和神影护法图,一在你师祖处,一在你父亲处,还真是有缘。” 贺兰悠的笑容里微微有些讥讽:“怀素,你不会告诉我,神影护法图之所以在燕王府,也是因为某日燕王与某垂死之人深山巧遇,机缘巧合得他所赠吧?” 我挑挑眉,怒气突起,冷声道:“少教主这劳什子护法图我是没听说过,我也没兴趣再费口舌和你谈什么传说真相,如你这般的人,视天下人为寇仇,说什么也是白费,我倒是奇怪你,既然怀疑,为何不直接去问燕王?” “哦,”贺兰悠笑容可掬,摊了摊手,曼声道:“我不敢啊我哪有沐公子那胆量,千军万马之前也敢对着王爷放箭?” 我看着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正要回敬几句,却听得沐昕那个方向微有动静,我偏过头去,从我的角度,只看见沐昕衣袖微微一晃,而那名叫千紫的女子,已如行云般退了开去。 感觉到我的目光,她回头,绽放一个倾城的媚笑,尽多志得意满,毫无不豫之色。 我看了看依旧负手而立的沐昕背影,衣袖微垂,如雪的云锦白衣上同色的精绣暗纹在夜色里微光幽幽,冷淡高华的气质远远亦能感知,那女子虽然笑得灿烂,可是只怕还是吃瘪了吧? 回给她一个同样灿烂的笑容,如愿的看见她怔了怔,终于微微变了脸色。 好个骄傲的女子,可惜,运气却是不佳。 这一分神,却忘记了回答贺兰悠,一回头,正看见他深深盯着我,目中异光流转,深邃难明,神情似在沉吟,手指无意抚弄着膝上帛包。 我的目光也随之落在帛包上,他指下的一角锦绣令我顿时失了颜色。 “这是” 心急之下伸手便取,贺兰悠微微一让,却听风声一响,一双手凭空出现,劈手就将那锦帕夺了去。 是近邪,他从梁上看见了那锦帕,立即出手夺下。 近邪目光一对上那锦帕,立时神情大变,他紧紧攥着那锦帕,眼睛一眨不眨,我担心的看着他,看完正面,又翻过去看背面,原本就霜白的脸色,越发的接近惨白,微红的火光也不能稍染血色,他捧着锦帕,宛如重似千斤,渐渐的,素来稳定似可执万均重器的双掌,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我转过头,勉强压抑住内心的恸意师傅,也是个可怜人啊 沉滞的气氛不知过了多久,久到连站得远远的沐昕也感觉到了,疑惑的转过身来。 近邪手一抖,锦帕悠悠落地。 一帧绣像,雪肤花颜。 正是我那一生骄傲,凄然而去的娘。 “啊!!!” 长啸声如此激烈悲愤的自胸腔中冲越而出,直刺苍穹,啸声震得祠堂外枯树残叶瑟瑟零落,明月掩入层云,连跃动正烈的火光都黯然一收。 啸声未落,近邪已一阵风的卷了出去。 转瞬已在数里之外,遥遥的,那苍凉寥落满腹块垒的悲凉啸声,依旧远远传来。 白影一闪,却是沐昕欲待去追,我伸手一拦,轻轻叹息道:“让师傅一个人静静吧。” 缓缓伸手,含泪将锦帕拾起。 锦帕里,那女子立于一树素梅之下,身后深帘卷西风,依旧风鬟雾鬓,鬱鬱秋水,只是尚在韶龄,玲珑清艳眉宇间,虽是熟悉的淡漠神色,却是微带思念与牵挂的淡,而非多年后我所熟悉的寂寥忧伤迤逦不去的淡,盈盈目光仿若生时,然而一转眼,岁月便开出了两生花。 绣像侧,漂亮的小篆,“清晨帘幕卷轻霜,呵手试梅妆,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思往事, 惜流芳,易成伤,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 我抬头,泪水倒流进眼眶,一动不动了很久,才缓缓翻过背面。 绣像背面,墨汁淋漓,却是一笔气势沉雄的狂草:“自送别,心难舍,一点相思几时绝,凭栏袖拂杨花雪。溪又斜,山又遮,人去也。” “舞絮舞絮,负你今生,且记来生,碧落黄泉,定不相忘----” 写到后来,字迹已零落潦草,显见落笔之人,心神已乱。 隐约还见有几个字,写着我女怀素什么的,但笔致软弱,墨迹被不明水迹洇开,我努力了许久,依然无法辨明字迹,只好无奈放弃。 将绣像拿开了些,我害怕我的眼泪湿了娘的像。 有人轻轻递来绢帕,洁白干净,衬着一双漂亮而稳定的手,我抬手接过,拭了拭眼角,勉强笑着对沐昕道:“来,挡着我,别让我这哭相被不相干的人见了笑话。” 沐昕轻叹一声,好似突然忘记了地面的脏乱,一掀袍袂坐在我身侧,淡淡道:“想哭就哭吧,这世上,不会有人敢笑话你。” 我吸吸鼻子,哑声道:“我哭什么,难道为这区区几个假惺惺的字就值得哭?那才叫笑话呢。” 心里,却悠悠叹息,是的,我就是为这几个字而哭。 感情的事,非关己身,谁又说得清道得明?是以对于娘的痴与怨,我一直保持沉默,那是她的选择,我只能尊重,然而内心里,不是没为她觉得不值过。 如今见到父亲将这绣像与紫冥重宝一起,那般珍而重之的藏在书房密墙,见到娘亲笔绣书的字字缠绵,见到那短短数句被泪痕湮没的字迹,我的不甘与怨恨,好似拥塞的奔泉,突然有了倾泻的出口,尽皆化为淋漓的眼泪,一遍遍滚烫的在心底碾过。 对面,有人轻轻冷哼了声,低低重复了句:“不相干不相干?” 不待我惊愕的抬头去看莫名森冷的贺兰悠,便见他没有笑意的一笑,银袍一挥,宽阔的袖尾带起一阵冷风,立时将正燃着的火堆熄灭。 黑暗与寒冷陡然降临。 一片沉寂中,听得他悠悠道:“既然你不愿意被不相干的人看着你哭,我便帮你灭了这碍事的光罢!” 纵使光线昏暗,然而我似依旧感觉到他容色里无尽的萧瑟与冷漠,这个一向温暖的少年,此刻于黑暗中,竟周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气,目光流转如电,竟令我一时失神,忘记了悲伤或愤怒。 令人尴尬的沉默。 却隐隐有奔跑喘息之声传来。

本文由快三彩票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无奈谁与话长更,第九十四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