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彩票_快三彩票官网

热门关键词: 快三彩票,快三彩票官网
来自 文学小说 2019-09-23 12:3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快三彩票 > 文学小说 > 正文

养个孙女交合妻2

在秦枫说到支画的时候,安铁明显感觉秦枫有一种虚弱的情绪,就是说,秦枫对支画这个人很没有把握,看样子,秦枫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自如和自信。 安铁心里很复杂,看到秦枫主动陷入到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陷井中,自己却无法加以援手,这让安铁一方面却得有些惭愧的同时,也对秦枫这种不顾一切任意行事的作风很不以为然。 安铁一直觉得秦枫骨子里的那种不稳定的东西,侧是跟画舫的氛围颇有些相似,这种性格如果用在生活中,也许会制造许多新鲜的东西,但如果放在做事上,就会给男人许多压力。 “我会注意的,尤其是你,也多注意。对了,你刚才说吴雅和支画已经被人盯上了,怎么说?”安铁看着秦枫问。 “嗯,至少她们两个是互相盯上了,另外就是,你觉得画舫有没有故人?”秦枫想了想,然后说。 “目前没发现,如果画舫从事非法活动,那政府就是画舫的敌人,或者说画舫是政府的故人,还有,房地产老总被杀和工地民工案现在的怀疑目标明显是引向画舫,如果这事真的不是画舫干的,那这里也就暗藏了一个画舫的故人,可现在并不清楚这个故人是谁。”安铁皱着眉头说。 “我还真没想到,你看得这么清楚。”秦枫盯着安铁,表情复杂地说。 “秦枫我必须严肃地捉醒你,能抽身出来就赶紧离开画舫吧,画舫如果有什么被政府抓住把柄的地方,如果我没有说错,就是你管理的赌船,因为你那个地方是画舫会员与画舫之间的交易现场,赌场侧不是什么大事,但在赌场上进行的交易,你是直接参与的负责人与见证者。你现在是站在刀锋上。”安铁忧心忡忡地看着秦枫,然后叹了口气,接着说:“你一直都是这样,喜欢冒险与刺激,可是也应该有个限度。你这次玩大了,这个可不比你在王贵的公司入股被披露那么简单,这个事情要是搞不好,可是性命悠关的事情。” 秦枫睁大眼睛看着安铁,眼睛里似乎升起了一层雾气,安铁似乎说中了要害,现在秦枫所在的位置的确是画舫目前看起来最危险的位置,如果画舫没有从事别的更加恶劣的非法活动的话,最容易出问题的就是秦枫现在管理的赌船。 “谢谢你,还能这么关心我。”秦枫柔和地看着安铁,慢慢地,秦枫的目光又慢慢变得执着而坚定起来,坚定得让人觉得是在赌气,秦枫低下头,从包里拿出一支烟,然后又开始从包里掏打火机,掏了半天才掏出来,点上烟之后,秦枫幽幽地看了安铁一眼,偏执而决绝地说:“我就是想看看,生活到底会有多么戏剧化。” 秦枫以前从不抽烟,刚才秦枫在包里找烟和掏打火机的时候,安铁的心里有些隐隐的刺痛,也忘了帮秦枫把烟点上,心里想,秦枫不但没有变,她的那种性格似乎越来越鲜明了。 安铁担心地看着秦枫没有做声。 秦枫抽了两口烟,看了安铁一眼,突然咳嗽起来,然后,秦枫把刚刚抽了两口的烟使劲摁在烟灰缸里,站起来说:“行了,我走了,你不用管我,我还要捉醒你一下,注意瞳瞳的那个老师,我觉得他们不简单,也不是局外人。” 秦枫说完,没等安铁回答,就快步走了出去。 很明显,刚才安铁的分析刺痛了秦枫,看来秦枫也很明白自己的处境。看见秦枫情绪激动地离开,安铁赶紧叫来服务员买单,在服务员算账的时候,安铁已经听到酒店门外车发动的声音。 等安铁追到门外的时候,安铁看到那辆绝尘而去的红色敞蓬跑车和一个白色的背影,在夜色中显得有些飘渺而不确定。 安铁呆呆地看着秦枫离去的方向,心里可谓是五味俱全。 安铁回到家里的时候,看见瞳瞳清浅的笑靥,刚才心里泛起的波澜才逐渐平静下来。 “叔叔不是有事吗?回来得这么早啊?吃饭了吗?”瞳瞳的情绪好像好了许多,下午碰到周小慧的那种情绪波动似乎已经看不见了。 “哦,我吃过了,可是,好像还没吃饱。还有饭吗?”安铁有些心虚地看了瞳瞳一眼,似乎刚才自己做了一件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然后,又发现自己刚才和秦枫在一起的基本没怎么吃东西,在周翠兰那里好像也没吃饱。 在外面吃饭,又加上心里有事,安铁几乎就从来没有吃饱过。吃饭是一项非常严肃的事情,在安铁的心里,吃饭就得是在家,那才叫吃饭。一个人只有用心做一件事情才能做好,吃饭也一样,吃饭必须得认真地轻松地心无旁鹜地吃,这样才能吃饱。 “有,还有你喜欢吃的菜,我也刚吃,饭菜都还是热的呢,我怕你喝酒回来要吃。”瞳瞳听到安铁要吃饭,似乎很高兴,赶紧跑去厨房把饭菜端到了茶几上,然后端了个小板凳,双手拖着腮帮,目光流转地微笑着看着安铁吃饭。 安铁在外面吃完后,回家经常要再吃一顿,瞳瞳早已经不新鲜了,基本上,安铁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尤其是喝酒的时候,几乎就没吃饱过。 在安铁低头吃饭的时候,安铁开始用心而专注起来,因为瞳瞳做的菜几乎就是为安铁量身定做的,所以,每次在家里吃饭的时候,安铁几乎是会身心投入地吃。每次看着安铁吃饭,瞳瞳都觉得非常开心,因为安铁吃饭总是满头大汗,神情十分专注,就像在干着一件非常神圣而入迷的事情。 在安铁看来,吃饭几乎就是证明人活着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仪式,当然,这仪式必须是和你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人才是神圣的,所以,安铁对那些草率吃饭,从不做饭的女人简直就是深恶痛绝,一个不爱做饭的女人,肯定不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女人,一个不热爱生活的女人,你还要跟她一起生活,真得好好地找个理由,可惜的是,这样的理由不是找不到,就是找到了,过段时间,你就会觉得这些理由不成立。这也是那些自认时尚的男女最后总是不可避免地郁闷得一塌糊涂的主要原因。 等安铁吃得差不多了,他长长地出了口气,把筷子郑重地放下后,然后抬起头,看见瞳瞳还在那里托着腮帮看着安铁笑,安铁也就笑了:“丫头,这么看着我干嘛?” 瞳瞳笑着说:“看你吃饭那么香,什么愁事都没有了。” 安铁呵呵笑道:“是嘛,我这吃饭还可以做心里按摩啊,不错!不错!” 瞳瞳开心地点点头,看着安铁,也没说话,目光里满是快乐,此时,在这个房间里,在这个世界,似乎只有他们两个人,而瞳瞳眼睛里,除了安铁,就没有任何东西。 看着瞳瞳坐在小扳凳上双手托腮神情专注的样子,安铁突然想起了傍晚的时候,那些也是双手托腮的那群人坐在小板凳上听大强公司的业务员放光盘的样子,才想起,那个业务员还给了自己一个光盘。 想到这里,安铁突然表情古怪地笑了起来。 “叔叔,你笑什么呀?”安铁脸上古怪的笑容似乎吓了瞳瞳一跳,使瞳瞳猛然把手放下来问道。 “哦,我放个光盘你看看,你猜猜是谁。”安铁说着,就开始从包里找那张光盘。 “嗯,你等一会,我把碗筷收一下,回来再猜。”开始瞳瞳还愣了一下,可看安铁的表情,似乎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说着瞳瞳以最快的速度把碗筷收好之后,就一屁股坐在安铁的身边,然后,一只手十分自然地搭在安铁的腿上,一起准备看光盘。 安铁回头笑着问瞳瞳:“你猜猜是谁?” 瞳瞳笑了一下说:“我刚才在心里猜了一下,猜不出来。” 安铁拿着遥控器按下播放开关,然后和瞳瞳一起看着电视。 “啊,是大强叔叔啊!怎么会是他,我好久没看见他了。” 就见电视里大强出现的时候,就有一个穿戴整齐的人开始带头鼓掌,然后下面的人也开始跟着鼓掌,接着,掌声越来越响,就跟欢迎国家领导人似的。 大强双手平伸,往下压了压,声音洪亮地问:“各位,你们今天是来干嘛的?” 大强说完之后,下面一阵小声议论,场面开始有些纷杂。然后大强有说:“你们是来找工作的对不对?对就大声说出来。对不对?” “对!”下面的人齐声喊了起来,气势非常宏大。 “不对!”大强大声喊道,然后,台下进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大家都有些不知所猎,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就听大强接着说:“我要非常严肃你告诉你们,今天,你们到大强集团,不是来找工作的,而是来找未来!大强集团就是一个能给你们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的公司。” 大强的话音刚落,下面又想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大强威严地看了下面一眼,沉默了一下,等下面又变得鸦雀无声了,他才又开始声音洪亮地大声道:“大强集团打造的是中国流的营销团队,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正式进入了大强集团的营销魔鬼训练营,接下来的几天里,你们会深刻地感受到:营销改变命运!营销改变人生!营销改变中国!” 大强的话音未落,下面又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接着大强又说:“我们的课:营销人员要像细菌一样渗透到每一个角落!” 电视里大强的演讲说到这里的时候,瞳瞳突然笑了起来:“大强叔叔真有意思,可他刚说的那句话我感觉好像是叔叔你说的呀? 瞳瞳说着,也许是看得太投入,上身结结实实地压在安铁的腿上,安铁感觉瞳瞳的胸部一团温柔的柔软的东西紧紧贴在自己的大腿,安铁身体僵了一下,立刻变得心猿意马起来,心思马上就从电视里大强的身上转移了。

安铁看出是秦枫以后,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秦枫站在树影子里,脸上的表情看得不是很真切,可那双眼睛却是亮闪闪地,也正在打量着安铁,过了一会,安铁只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接着,就看到秦枫已经走到了自己眼前。 “怎么不说话啊?”秦枫浅笑盈盈地看着安铁,可是从眼底还是看出有点不太自然。 安铁对秦枫笑笑说:“哪啊,一时间没认出来,呵呵。” 秦枫看看安铁,然后又看看安铁身后的日吧,沉吟了一下,说道:“来吃饭吗?” 安铁点了一下头,说:“是啊,你呢?” 秦枫道:“我是来看一个朋友的,正打算回家……” 秦枫说完话,两个人陷入沉默,这时,秦枫正好站在树枝上挂的灯笼下面,低垂着头,一缕头发遮住的半张脸,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过了一会,秦枫犹豫了一下,然后继续道:“……过得好吗? 这一次,算是与秦枫第三次见面了,头两次都是在偶然的情况下见的,也没有正面接触,今天在这里看到秦枫,安铁倒是没怎么觉得意外,听完秦枫的话,顿了一下,说:“还行!你怎么样?听说你现在也是个大忙人啊” 秦枫淡淡地笑了笑:“你不是也一样嘛,听说你最近把公司做得不错。” 安铁道:“还行,着急走吗?要不跟我进去坐坐?” 秦枫看着安铁的眼睛,说道:“不了,我在等我的司机,你忙你的吧。” 安铁犹豫了一下,道:“好吧,哪天你有空我请你吃饭。”说完,安铁转身打算往回走。 就听秦枫在身后叫了一声“安铁”,安铁停住脚步,扭头看看秦枫,秦枫咬了一下嘴唇,往安铁身边你又走了几步,跟上安铁,往安铁手里塞了一张名片,然后低声道:“我们抽空聊一下吧,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还有,我知道我不能阻止你,但我想提醒你一句,但这里的水太深,千万小心。” 安铁听完秦枫的话,有些复杂地看着秦枫,手里还拿着秦枫刚才塞过来的名片,秦枫的眼底带着一丝焦急和坦诚,脸上的表情也非常凝重,安铁沉吟了一会,道:“好,我回头跟你联系。” 秦枫似乎舒了一口气,刚才一闪而过的凝重与焦急也不见了,微笑着对安铁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日吧套院的大门口那边走过去安铁看着秦枫窈窕的背影,深锁着眉头,联想之前在赌船上看到的秦枫,和在柳如月、吴雅那了解到的秦枫的现状,心里隐隐升起一股忧虑,秦枫到底想对自己说些什么呢? 生活的确越来越复杂了,人们身不由己地沉陷其间寻找着出口,许多时候出口没找到,却迷失了自己,秦枫现在应该也是在风口浪尖的吧? 看着秦枫的背影,安铁愣了一会,心里十分复杂。凭现在安铁的画舫的大致了解,秦枫所在的赌船应该是画舫的核心活动地点之一,秦枫会不了解画舫在干什么吗?以秦枫的聪明她为什么把自己置身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安铁有些担心,虽然秦枫的能力和精明一般女人没法比,可毕竟是一个女人,进画舫时间有那么短,这个画舫里的女人一个个都不是善茬,安铁很难想象秦枫是如何走到现在的? 这时,秦枫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树影子里,安铁有那么一瞬恍惚,仿佛刚才与秦枫站在一起说话是个幻觉,树影摇曳,纸灯笼被风吹的飘来荡去,刚才从秦枫身上散发出来的檀香味还犹在安铁气息中,安铁的心底突然空落落的,五年了,所有人都在变吧。 安铁回到包间以后,彭坤推了一下眼镜,看着安铁道:“我都结账了,咱们走吧。” 本来,安铁觉得还有些事情要与彭坤谈谈,但此时,安铁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好吧。” 与彭坤在日吧分手之后,想着刚才在日吧的包间里看到的那一幕和在日吧院子里时秦枫对自己说的话,心里的疑虑越来越大,秦枫今晚出现在日吧是见谁呢,很明显,支画那时忙得很,难道秦枫专程是为了见自己吗? 安铁看着前面被路灯照得泛着青灰色亮光的柏油马路,心里琢磨着目前自己对于画舫内部诸多事情了解的种种,按说当初秦枫进入画舫是支画带进去的,但听柳如月和吴雅所言,秦枫似乎与支画并不是站在同一个战线上,可秦枫现在与支画是一种什么关系? 安铁想了一路,直到出租车开进维也纳山庄,才从刚才错综复杂的情绪中回过神来,这个小区一到了夜晚总是那么安静,安铁下了出租车,踏着细碎的月光往自己家所在的那栋楼走过去。 安铁站在楼下的时候,往自己家的阳台看了看,柔和的灯光透过鹅黄色的窗帘,散发着一股暖意,安铁站在楼门口笑了一下,迅速跑上楼。 安铁进屋的时候,发现小影也在,客厅的茶几上还摆着一个笔记本电脑,这几天安铁一回家就能看到瞳瞳和小影围着电脑在琢磨着什么,这种状况时常会让安铁产生一种错觉,似乎瞳瞳的身上现在有许多事情自己还不太清楚。 小影见到安铁回来,合上笔记本,对安铁点了一下头,道:“安先生回来啦!” 安铁道:“嗯,没事,你们忙你们的。” 瞳瞳对安铁笑了一下,说:“我和小影在网上搜东西呢,也没什么事。” 这时,小影已经站起身,对安铁和瞳瞳道:“瞳瞳,安先生,我先回去了。” 自从木马事件之后,安铁还真不放心瞳瞳一个人在家里,虽然张生在对面楼租了房子,可还不及小影离瞳瞳近,安铁看看小影道:“好吧,路上小心。” 小影离开以后,瞳瞳从厨房里给安铁倒了一杯茶,然后静静地坐在安铁身边,问道:“叔叔,你最近安排人保护我了吧?” 安铁挑了一下眉毛,看看瞳瞳,道:“嗯,你发现他们了?” 瞳瞳看着安铁,笑笑说:“是小影发现的,我猜就猜得到,不过,叔叔,你不要太担心,小影手底下也有人。” 安铁听瞳瞳这么一说,顿了一下,道:“丫头,叔叔会把所有的事情查清楚的,你别怕。” 瞳瞳目光清澈地看着安铁,先是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笑笑说:“叔叔,你放心,我现在已经不是小孩了,我会没事的。”说完,瞳瞳把手放在安铁的手背上。 安铁把瞳瞳的手攥进手心,对瞳瞳温柔地笑了一下,想问问瞳瞳一直盘桓在心底的疑问,要说现在最让安铁心里不解的是关于那个狼头纹身,眼睛掠过瞳瞳忽闪的大眼睛,张了张嘴,最终说道:“好了,这么晚了,丫头早点休息。” 瞳瞳疑惑地看看安铁,问道:“叔叔,你有事要问我吗?” 安铁顿了一下,说:“没事,就怕你现在不安心,现在丫头的处境不安全,对了,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最好时时跟小影在一起。 瞳瞳道:“嗯,我知道。” 看见瞳瞳回屋以后,安铁也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起秦枫与自己临别前说的那句水深之类的话,安铁自嘲地笑了笑,即使再深的水,现在也不得不趟了,既然徐波的身上有狼头纹身,而徐波与琳达又走得那么近,答案似乎就隔了一层画舫上的宣纸。 第二天上午,安铁与张生正在办公室里谈最近在王平平那里得到的一些关于政府招标工程的情况时,电话突然响了,安铁看了看,居然是王贵,安铁皱着眉头看着王贵的电话号码,对张生道:“张生,你帮我接一下这个电话,是王贵。” 张生接过安铁手里的电话,接了起来,然后说道:“哦,是王总啊,我们安总现在不在,您有什么事吗?” 接着,安铁见张生皱了一下眉头,说:“好的,一会我们安总回来我会跟他说明。” 张生挂断电话,把手机递给安铁,说:“大哥,这孙子说中午请你吃饭,地方都订好了,让你务必赏脸。靠!听他这口气,好像咱们不去都成缩头乌龟了,奶奶的。” 本作品1……6独家文字版,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16!安铁看看张生,笑了一下,然后琢磨着要不要去赴约,王贵此次邀约肯定不会是叙旧,估计是想探听那个政府招标工程的事情吧,想起那小子被支画抽得跟杀猪一样,安铁忍住笑意,暗想,看看这小子被虐之后有没有啥后遗症,这爱好还真奇特,欠抽就是他那样吧。 安铁沉吟道:“张生,你一会给他回个电话,说我中午准时赴约,对了,中午你和我一起去吧。” 张生叹了一口气,道:“鸿门宴啊……” 安铁道:“看看那小子玩什么也好,看来他最近有点沉不住气了,张生,你最近多派人盯着他,这小子爱玩阴的,别让他哪天把咱们算计了。” 张生撇了一下嘴,道:“那倒是,他这方面在业界是出了名的,放心吧,大哥,我一直盯着呢。” 中午,安铁带着张生一起去了王贵订好的酒楼,服务员走在前面敲了一下包间的门,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道:“进!” 安铁一听这声音也猜得到,里面的女人是李薇,一进门,果然看见李薇正坐在王贵的身边,一副小鸟依人无奈的样子,挑着杏眼看着往里走的安铁和张生表情复杂地笑了一下,那笑容还真是耐人寻味,恐怕除了安铁,没人知道她那看似妩媚的笑是什么意思。 安铁再一看王贵,皱着眉头,拍了一下李薇的屁股,道:“薇薇啊,快去招呼一下,客人都来了。” 安铁想起昨晚支画与王贵的现场,估计王贵现在身上没一块好地方,安铁点头对那二人笑笑,带着张生走了过去。

本文由快三彩票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养个孙女交合妻2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