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彩票_快三彩票官网

热门关键词: 快三彩票,快三彩票官网
来自 关于文学 2019-09-18 11:4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快三彩票 > 关于文学 > 正文

小狒狒历险记,入梦之前传说

图片 1

  在热带地方,不光没有冬天,连春天和秋天也没有。那里一年到头,都是很热的夏天。  

在阿拉达西北边的一片丛林里,住着许多小动物。最近狗熊妈妈很烦恼,为什么呢?原来它的孩子小狗熊布谷丁很胆小,狗熊妈妈试了很多方法想让布谷丁胆大起来,甚至还向巫婆要了一盒“大胆丸”,但是布谷丁吃了一点用都没有,还是很胆小。

  那里的森林,长得特别茂盛,树木又高又大,枝叶永远是碧绿的。  

小狗熊布谷丁虽然很胆小,但它人缘很好,有许多朋友,像小鹿法阿兰、小马呼其风、小猴谷贝拉、孔雀美达开以及新来的猎狗凶爱迪等。它们每天一起玩,玩过了春天,又玩过了夏天,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很快秋天就来了。一场秋雨过后,大伙儿就都忙着贮藏过冬的粮食了。当伙伴们都不出来玩了,猎狗凶爱迪才恍然大悟,啊呀,自己连个舒适的屋子都没有,怎样抵抗冬天的严寒?自己都没有贮藏粮食,难道要到冰天雪地里去找食物?于是,它决定让自己的伙伴们帮助它。

  许多树上,总是长满甜美多汁的果子,遍地都有各种美丽的花儿。  

那天,天气晴朗,小伙伴们有的驮着树根,有的抬着木块,有的拿着树枝,浩浩荡荡地往凶爱迪选定的地点去造房子。可是走着走着,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躲在岩石后面的豹子看准时机蹦了出来,直接扑到小鹿法阿兰的身上,法阿兰措手不及,驮着的树根散落一地。大伙纷纷前去救法阿兰,离法阿兰最近的小狗熊布谷丁却一步步往后退,躲在一棵大树后面瑟瑟发抖。此时救下法阿兰的猎狗凶爱迪正在和豹子搏斗着,只见豹子左一拳,打在凶爱迪身上,右一拳又打在凶爱迪的脸上,凶爱迪也不甘示弱,左一腿,右一脚的,可是终究敌不过凶猛的豹子,眼看着凶爱迪已经遍体鳞伤,躲在大树后面的布谷丁非常着急,心想: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让我的伙伴受伤啊,再这样下去,凶爱迪会死的。就在豹子张开大嘴向凶爱迪咬去时,布谷丁从大树后面蹿了出来,它用狗熊妈妈教它的绝招,先是用它的熊掌朝豹子的脸拍去,拍得豹子晕头转向,接着又用嘴咬,豹子本来与猎狗搏斗已经用了很多力气,这时候明显抵不过高大的狗熊,最后布谷丁用它们家的祖传绝招“屁股碾”把豹子压成了肉饼。小伙伴们为英勇的凶爱迪和布谷丁拍手鼓掌。

  那里的小河,总是哗哗不停地流着,唱出好听的歌儿。河水从来不结冰。  

最后,大家帮凶爱迪盖好了房子,贮藏了过冬的粮食,它们开开心心地度过了冬天。狗熊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了,因为它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真挚的友谊会带给人莫大的勇气!

  当然也永远没法看到漫天飘扬的雪花儿。  

  离开森林不远的地方,有一座石头山,在山上的一些石洞里,住着许多狒狒。咱们这个故事里讲的小狒狒,还有他的妈妈,也住在这儿。狒狒是一种猴类,头大,脸部光光的,身上长着浅灰褐色的毛。手脚又粗又壮,毛黑色。  

  有一天清早,东边的天上刚有点儿发白,许多颗大星星眨巴着眼睛,还没顾得藏起来,小狒狒揉了揉眼睛,醒了。  

  小狒狒刚睁开眼睛,听到一阵“咕咕”的声音。  

  他急忙坐了起来,东张西望地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到什么。  

  忽然他明白了,这声音是从自己肚子里发出来的呀!肚子饿了,它就“咕咕”地叫起来。  

  可是要等妈妈醒来,才好跟她去找吃的。小狒狒望了望,妈妈正睡得香香的。看样子,只好悄悄地溜走,先吃饱肚子再说吧!  

  小狒狒轻轻地走出山洞,没有听见妈妈喊他。  

  要是妈妈醒了,那她准会朝他喊:“别瞎跑,小狒狒,当心豹子,当心毒蛇

……”并且会从山洞里追出来,一把揪住小狒狒。  

  小狒狒跑到一片茂密的林子里,抬头一看,嘿,这里的树上结满了红的、青的果子,他马上高兴地爬上一棵最高的树。他一边拣熟透的大个的果子吃着,不停地朝地下吐果核儿,一边想:“妈妈总是害怕,什么豹子、毒蛇的,我就不怕!”  

  其实,小狒狒从生下到现在,根本没见过豹子,也没见过毒蛇。他只见过像他和妈妈这样的狒狒。不,他还见过各种各样的小鸟。可是,小鸟有什么可怕的?小狒狒走过去,还离他们老远老远的,小鸟吓得“扑”地一声飞跑了。有一天夜里,小狒狒在树上发现一个鸟窝,他把手伸进去,几只小鸟从鸟窝里飞了出去,他摸到两个鸟蛋吃了,可香哩!  

  小狒狒吃饱了果子,正要从树上下来,忽然听见一阵杂乱的声音。他赶紧朝下看去,嘿,狒狒们跑到这里找果子吃呢。  

  这些狒狒和小狒狒一样,从脸上看,都是窄长的,有点像狗脸,耳朵却是扁的,背后长着尾巴。  

  妈妈也在里边,她一眼就看见小狒狒了,小狒狒听见妈妈在说他:“这个调皮鬼!”  

  他看见,几只小狒狒跑到他跟前的一棵大树下。他就顺手摘下几个果子,一个接一个地朝他们打过去。紧接着,他把身体藏到浓密的树叶后边。  

  地上的几只小狒狒,捂住头“哎哟、哎哟”地叫着。小狒狒看了,忍不住嘻嘻地笑起来。  

  这一笑,把自己暴露了。地上的另外几只小狒狒,急忙窜到另外一棵树上,找到有利的位置后,他们一齐用摘下的果子,“劈劈啪啪”地打了过来。  

  小狒狒独个儿打不过他们。他的头上和身上,都给好些果子打中了,好疼呀!  

  小狒狒用手捂住头,连连地喊:“不玩啦,不玩啦!”赶紧从树上逃下来,跑到一旁去了。  

  妈妈见了生气说:“你们这些调皮鬼,净糟蹋果子。要知道长成一棵大树,开花结果可不容易呀。”  

  小狒狒抬头看看妈妈,她正在一棵树上采果子吃。他想:“趁妈妈吃东西的时候,我去玩玩吧!”  

  他离开这些狒狒,走了。刚走出不远,就听见妈妈在背后喊:“小狒狒,可别往远跑呀!当心……”  

  小狒狒回过头,对妈妈喊道:“不──往──远──跑!玩──一会儿──就回来!”  

  小狒狒离开妈妈,朝一片没去过的树林走去了。  

  没想到,他的一次长途旅行,就这样开始了。  

 

他们都不是猴子  

  小狒狒离家不多一会,碰到一件挺新鲜的事儿。  

  他听见前面大树上,树叶在“簌簌”地响。抬头一看,只见树上有几只很大的猴子,正在吃什么东西。这一种猴子,不光个头特别大,毛色啦,样子啦,小狒狒都没见过。  

  他想看个明白,但树枝叶挡住,看不清,等他奔到大树底下,愣住了。  

  为什么发愣?因为他看见在大树下站着一只特别大的猴子。这只猴子,浑身长着黑褐色的密毛,可真是个“大块头”,身高1米7,足足有200千克重。  

  他的脸上,长了个塌鼻子,鼻孔特别大,两只眼睛深深陷在眼窝里,嘴巴又宽又大。两条胳膊真长,哈,放下来超过膝盖了。  

  小狒狒眼盯大猴子,大猴子也一动不动地瞅着他。  

  小狒狒瞅着瞅着,忽然笑个不停:“咦,是只什么样的猴子呀?我怎么没见过?嘻嘻,长得真滑稽!”  

  大猴子带着气说:“什么?我是大猴子,我怎么变成大猴子呢?”他说话时张开嘴,露出尖尖的牙齿来。  

  小狒狒挺想找同伴玩玩,他根本不想惹大猴子发怒,可大猴子为什么生气呢?  

  “你不是猴子?”小狒狒想了想,“嗯,那你是什么?”  

  “我是大猩猩。”这只大猴子告诉小狒狒,说完,回过身坐在地上。  

  小狒狒忍不住笑了。他朝天上看了看,这时不管是大星星,小星星,很亮的星星,黯淡的星星,全没有了。只有一朵朵的白云在蓝天上飘荡。  

  “大星星,”小狒狒以为猴子在逗他玩,就笑着问,“你该不是大月亮吧?”  

  “什么?”那只大猴子更生气了,喊道,“我就叫大猩猩,大猩猩,明白不明白?我不是天上的星星,是树林里的大猩猩!”  

  小狒狒还不明白,树林里有什么星星呀?可大猴子那么愿意当“大猩猩”,就说:“好吧,我叫你大星星吧!”  

  大猩猩听小狒狒这么说,一下子和气多了。他说:“其实,可不是因为我愿意当大猩猩,才是大猩猩。我生下来就是大猩猩,就像你生下来就是小狒狒一样!”  

  “噢,好吧,”小狒狒换了个话题,“你在搞什么?咱俩玩捉迷藏吧!”  

  “我是在守卫呢。”大猩猩挺认真地回答。  

  “你怎么不上树呢?”小狒狒又说,“在树上玩多有趣。”  

  “你看他们!”大猩猩指着树上说。  

  树上的那几只,他们长得挺像地上的大猩猩,只是要小得多,树上还有一只雌大猩猩。  

  “他们是谁呀?”小狒狒问。  

  “那是我的孩子和他们的妈妈,有时在树上,有时在树下,可晚上总在树上睡觉。”  

  大猩猩说着,还朝那几只正在探头探脑向下望的小家伙笑了笑。  

  大猩猩挠了挠头皮,说:“我体重200多千克,树枝有时真经不住呀!在地上生活就稳当多了。顶要紧的是,夜晚在树下睡,可以更好地保护孩子们!”  

  “要是来了野兽呢?妈妈说,豹子可厉害呢!”小狒狒有点担心地说。  

  “豹子也不怕!”大猩猩用拳头捶一下胸脯,满有把握地说,“你看我多结实!”  

  小狒狒一看,呀,大猩猩的肩膀又宽又圆,臂膀又粗又大,手和脚特别大,连脖子都特别粗壮。  

  “我的力气大极了!”大猩猩越说越精神,“我的双臂和尖牙,满可以对付豹子。哼,连鳄鱼和大蟒,我也不怕!”  

  这回,小狒狒相信了。他刚想问什么是鳄鱼和大蟒,大猩猩又大声地说:“你高兴玩,就去找黑猩猩玩吧!他们是一些贪玩的家伙。”  

  “黑星星?”小狒狒又忍不住笑个不停,“你说的黑星星,一定也是大猴子吧!”  

  大猩猩张开宽阔的嘴巴,使劲地喊道:“你们猴子都有尾巴,我们大猩猩、黑猩猩都没尾巴,懂不懂?”  

  小狒狒现在知道,猴子只只都长着尾巴;大猩猩、黑猩猩不长尾巴,所以,他们都不是猴子。可小狒狒故意顽皮地说:“那个扫帚星,有个又亮又长的大尾巴呢!”他说完,笑着往前跑了。  

 

雷雨之前  

  小狒狒跑出不远,听见一阵热烈的喊声、笑声。他抬头一看,有十多只黑色的大猴子,正在树上荡秋千玩。他们用手握住树枝,身体悠来晃去,玩得真高兴呀!  

  小狒狒头一回见到他们。他们只只长着一对扇风大耳朵,浑身上下是黑毛,个头也不太大。  

  没等小狒狒开口,大黑猴子看见他,齐声喊道:“来呀,小狒狒,来荡秋千哪!”  

  “好呀,”小狒狒说,“你们是谁呀?我猜,你们是黑猩猩吧?”  

  “对了,对了!”那些活泼的黑毛家伙高兴地说,“小狒狒,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是妈妈从前告诉我的。”小狒狒说着,又把他们仔细地看了一下,真的,他们长得真不像猴子,那么大,那么壮实,胳膊也比腿长。再说,他们一丁点儿尾巴也没有。  

  小狒狒就爬到树上,和黑猩猩们荡秋千去了。  

  小狒狒和黑猩猩们在一起,玩得真有劲,玩了荡秋千,又玩捉迷藏。玩完捉迷藏,小狒狒说:“咱们别老在树林里玩,到别处去玩玩,不好吗?”  

  一只黑猩猩问:“到哪儿玩呢?”  

  小狒狒是想换个新鲜地方,就朝东边的空地指了指,说:“那边。”  

  黑猩猩们说:“那边有一条大河,水可深啦!”  

  小狒狒高兴地说:“水深怕什么,咱们又不下水玩。我还没有上大河边玩过哪!”  

  黑猩猩们不想去。一只黑猩猩用手向天上指了指,说:“你看,远处全是黑云,天又闷热,说不定要下雨。小狒狒,快回家去吧!”  

  小狒狒还是想去玩,说:“天这么晴,下什么雨啊?和我一起到河边去玩吧,我还会游水呢!”  

  黑猩猩们不去,他就自个儿经过空地,往前跑着。  

  跑着跑着,小狒狒看见前边一个大泥塘里,有一只他从没见过的灰皮肤的大家伙,在泥里打着滚。  

  哈,这大家伙长得真特别。他身体很大,足有1500千克。四条腿又粗又短。鼻子上,一前一后还长着两只大角,看着怪吓人的。  

  小狒狒离大家伙挺远,刚想溜开,却见一只黑色的小鸟从他身上飞起来,吱吱喳喳叫着,那大家伙粗声粗气地问:“谁呀,是不是一只猴子?”  

  小狒狒只得走上前去,说:“是呀,我是小狒狒,你是谁?”  

  “我是犀牛!”大家伙得意地笑了,“嘿嘿,别看我是近视眼,看不太远。可是不管谁一来,警卫员就立刻告诉我了。”  

  “谁是你的警卫员?”小狒狒忙问。  

  那只像画眉大小的黑色的小鸟,又落到犀牛身上,他一边啄食什么,一边自我介绍:“我就是,我就是,我叫犀牛鸟。我不但是犀牛的警卫员,还是小医生!”  

  “哟,你还会治病?”  

  犀牛鸟还是一边在犀牛身上啄食,一边说:“犀牛身上爱长虫子,我能帮他消灭这些小坏蛋,给治病,怎么不是小医生?”  

  犀牛接着说:“一有动静,我的警卫员飞起来一叫,我再仔细用耳朵听听,就能知道是谁来了。我的耳朵比眼睛管用。”  

  小狒狒又问:“你干吗跑到泥坑里来玩?瞧你,弄得浑身是泥!”  

  犀牛气哼哼地说:“我往泥塘里打滚,可不是玩儿!我的身上滚满泥,牛虻和蚊子就叮不着我了。”  

  小狒狒见犀牛的皮厚厚的,又问:“你长着这么厚的皮,怎么还怕蚊子叮?”  

  “皮厚,那倒不错呀,”犀牛解释道,“可是,我的厚皮上生有许多皱折,皱折里的皮挺娇嫩,蚊子会来叮呢!泥浆涂上去把皱折遮住了。”  

  “要是我,”小狒狒说,“可以用手拍蚊子。不会像你这样跑到泥塘里来洗澡!”  

  “我的手不会拍蚊子,”犀牛把他的头朝小狒狒凑过来,粗暴地说,“可是我用鼻子上这个碗口粗的犀角,倒能把你顶个大窟窿!我有这么厉害的犀角,有装甲似的又厚又硬的皮,有使不完的力气。别说你,连狮子都打不过我!”  

  虽然犀牛根本没想用犀角顶小狒狒,可是小狒狒听了犀牛这番话,就急忙地跑开了。

 

 

豹子  

  小狒狒离开犀牛和犀牛鸟,继续朝猩猩们指的地方,去找那条大河。  

  大河是怎样的?是不是一望无边,像天空一样广阔?河水从哪里来的?妈妈说过,大河宽得看不见对岸,水深极了,还有可怕的波涛,翻滚起来一口就能把你吞掉。小狒狒看见过山顶上流下来的小溪流,水从地底下涌出来,顺山坡流下来,喝一口,甜丝丝,凉冰冰,美极了。在小溪里游水也是挺有意思的。水,有什么可怕呢?  

  这时候的热带的太阳照得各处亮堂堂的。四周又闷热,又潮湿。小狒狒心想,黑猩猩干吗说要下雨呢,太阳亮堂堂,怎么会下雨?  

  小狒狒穿过空地,又走进一片树林。树林里挺静,光能听见小鸟的叫声:“叽叽叽……”“啾啾啾……”还有一群群的蜜蜂和蜻蜒,到处飞来飞去。  

  小狒狒心想:“大河在哪儿呢?”  

  忽然,好像回答他似的,传来一阵“呼呼”的声音。这是什么声音呢?  

  小狒狒朝发出声音的地方奔去,看不见什么大河,连小河也没看到。他奇怪极了。  

  小狒狒正在发愣,一只鹦鹉飞过来,落在高高的树枝上,朝他高声喊:“当心,豹子!当心,蝰蛇!”说完,就迅速地飞跑了。  

  小狒狒的眼前,有一片矮小的灌木丛。一条1米多长的蝰蛇,身体盘在一根树枝上,高抬着三角形的头,睁大眼睛惊慌地看着周围。一根细长的舌头,像火苗似地闪动。这蛇身体粗大,不断作出膨缩的动作,尾巴较短。  

  毒蛇警惕地张望,好像他被什么东西吓了,“呼呼”地响个不休。小狒狒找找豹子,找不到。那么,蝰蛇为什么惊慌失措呢?这时,一群小鸟叫喳喳地飞过来。蝰蛇身体不动了,“呼呼”的声音也不响了。  

  小鸟们落到灌木丛上。有一只小鸟,离蛇非常近,刚落下,还没等小狒狒喊出“哎哟”,蛇已经像箭一样快地蹿过去,咬住小鸟,一口把这只比蛇头还大的小鸟吞了。蛇的喉咙部分,立刻突出一大块。  

  这条毒蛇吞掉小鸟,急忙钻进草丛里,不见了。  

  小狒狒吃了一惊,可想到蛇能吞掉小鸟,怎么也吞不了我呀。他自言自语地说:“哼,这蝰蛇跑了,要不,真打起来,我用自己的爪,说不定能抓破蛇呢!”原来,小狒狒还不知道毒蛇的厉害呢!  

  蛇既然跑了,小狒狒很快就把他忘记。他一心想去找大河呢。  

  “哗啦啦,哗啦啦……”一阵波涛声传过来。小狒狒在听见响声的时候,已经看见大河了。  

  大河在几棵大树的前边,河面宽得望不见对岸,展现出茫茫无边、碧绿的河水。  

  小狒狒高兴极了,朝河边跑去。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新的更大的危险,这时又临到头上。  

  小狒狒哪儿能知道,就在他身边的一棵树上,正躲藏着一只豹子。  

  豹子是一种凶猛的动物,他长得像老虎,比老虎小些,身体又矮又长,4条腿短,竖起一条长长的尾巴。那黄黄的毛皮上,夹杂黑色的斑点。他趴在茂密的枝叶里,谁都很难发现他。  

  这只豹子有大半天没找到吃的,正埋伏在那里,心想:“哪怕有几只小青蛙、几只小鸟先吃吃,填一下肚子也好。”  

  恰巧,有一只灰色的兔子,正悠闲地吃着青草,蹦蹦跳跳过来了。豹子的眼睛盯住大灰兔。大灰兔渐渐靠近了。豹子选好时机,“呼”地一下子跳出去,死死地咬住了大灰兔。  

  小狒狒吓坏了。他没看清豹子是从哪里跳出来的。他愣了一下,接着不顾一切地朝前跑去。只一眨眼工夫,跑到了河边。  

  刚才,小狒狒还一心想跑到河边来玩,现在,跑到了河边,这条又宽又急的大河挡住了路。而那只凶猛的豹子,已经发现了他。  

  怎么办?小狒狒既不能往前跑,也不能朝后退。河岸边有一棵高大的树,小狒狒顾不得多想,一把抓住缠绕在树上的攀藤植物,“腾”地爬到大树上去。  

  豹子将大灰兔吃掉,舔了舔嘴唇,抬头望了望大树,不紧不慢地走过来。  

  小狒狒的心“咚咚”地跳个不停。他猜到这只凶猛的大动物,准是妈妈常说的豹子,可他还找到了理由,来安慰自个儿:“我爬得这么高了,不怕了。豹子身体那么大,准上不了树。”  

  他光是犯愁,要是豹子蹲到树底下,老不走开,那怎么办呢?小狒狒不知刚才那豹子,就是从树上跳下来的。  

 

小狒狒被河水冲跑了  

  小狒狒怎么也没想到,豹子来到大树底下,立刻“腾”地一下子跳起,伸出利爪抓住树干,活像是一只巨大的猫,一眨眼顺着树干爬上来啦。  

  小狒狒想了想,急急忙忙地往树梢上爬去。  

  这是一棵古老的大树,年深月久了,整棵大树好像是枝叶繁茂,可是树梢的枝头干枯了。小狒狒在树上向下一看,更是吃了一惊。  

  原来,这棵大树正长在陡峭的河岸上,白花花的河,河面宽阔,水流湍急,就在大树底下流淌着。那可恶的豹子步步紧逼,不紧不慢地往上爬着。  

  小狒狒壮大胆子,伸出长着利爪的两手,齜出尖牙,喉咙里嚷出警告的叫声,准备同豹子拼个你死我活。  

  豹子毫不在乎,因为别说小狒狒,就是比他个头大得多的羊啦、鹿啦,都可以不费劲地把他们逮住呢!  

  小狒狒清楚地看见豹子身上的斑点和皮毛。豹子闪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离自己越来越近。豹子爬上粗树枝权,朝小狒狒伸出毛茸茸的、带尖爪的豹掌。  

  突然,小狒狒听见“喀嚓”一声巨响,觉得身体往下落。他急忙用力地抓住树枝。  

  可是,这有什么用呢?干枯的树梢枝杈,经不起小狒狒和豹子的重量,这根枯树枝杈被压断了。  

  豹子翻着跟斗,“嗵”的一声掉进大河;小狒狒死抓住枯树枝权不放,“叭”地一声也掉进了河里。  

  豹子在水里挣扎着,不出好声地嗥叫着,被河水冲进了一个大旋涡里,像个陀螺似地转了几转,给旋涡吞没了。  

  小狒狒和枯树枝杈,也被河水冲到旋涡里。小狒狒觉得晕头转向。他随着枯树枝杈转的圈子,越来越大,离旋涡中心越来越远。后来,被急流一直朝下冲去了。  

  刚才那头一心要吃掉小狒狒的豹子,沉下河底,再也不能逞凶了。可是,由于这头豹子的关系,小狒狒被抛到波涛汹涌的大河里,随时都会被河水吞没。  

  河水带着小狒狒,往下游冲去。小狒狒还是紧紧抓住枯树枝权不放。他的身体淹到水里,尽力把头伸出水面,可不断地有水呛进肚里。  

  小狒狒连急带呛,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忽然,小狒狒觉得身体被什么狠狠地打了一下,震得浑身发麻,睁开眼睛一看,啊,原来是河岸!这是河水把他冲到了岸边来,狠狠地撞到一块大石头上!他的手这时还紧紧地抓着枯树枝杈呢!  

  小狒狒头昏眼花,身体靠着岸边,手赶紧松开枯树枝杈,抓住大石头攀上去,坐到大石头上,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时,他已精疲力尽了。  

  一阵阵“轰隆隆”的雷声响着。这时他发现,天空浮动着黑黑的云块,风呼呼叫着,雷响个不停,一场暴风雨马上要来了。  

  小狒狒跳上河岸。岸边树木不多,大雨点“劈劈啪啪”地落下来。他只得爬上一棵孤零零的、不大高的树。  

 

多好的船啊  

  这时,正是中午,看去却像是晚上,满天的乌云越来越厚了。  

  小狒狒钻到茂密的枝叶下,焦急地等着雨快停下来,等啊等啊,雨不但不停,反而越下越大。雷声也隆隆地响个不住。  

  雨水像瓢泼似的从天上倒下来,小狒狒被雨水呛得透不过气来。  

  大树底下早就积了许多水。这时候,小狒狒突然发现,树身变得越来越短。  

  啊呀,不是树越来越短,是水正在往上涨呢。  

  洪水涌来了,黄黄的、急急的,很快把地上茂密的草和小树丛淹没了。  

  四周全是波浪滔滔的水,大雨还不肯停。  

  小狒狒急得很:“怎么办?我再也回不了家啦!”眼泪和雨水一起,从小狒狒的脸上流下来。  

  小狒狒正自焦急,忽然听到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为什么哭哇?小狒狒。”  

  小狒狒用手抹抹脸上的雨水和泪水,揉揉眼睛,望着前面的大水。  

  水上漂浮着一个巨大的东西,只露出了头和背。他生着一个长长的鼻子和两片小圆桌大的耳朵,是他说话呢。  

  “你看,涨大水了。”小狒狒抽抽噎噎地说,“雨也总不停。”  

  “小狒狒,你怕什么呢,你不是会游泳吗?”  

  “会倒是会一点的,可是游得太不好了,”小狒狒回答说,“再说,水又是这样大。”  

  “别怕,你坐到我背上好了。你要到哪儿?回家吗?”  

  小狒狒一听,高兴极了,就挺小心地从树上爬到他背上,然后问:“你是谁?是大鲸吗?”  

  那个大家伙哈哈地笑着,不回答小狒狒的话,反而问:“你的家在哪儿?”  

  小狒狒朝四周望,到处是水,也不知道该往哪边走,说:“请你先把我送到没水的地方,就行啦!”  

  大家伙游起来,游得好快呀!  

  小狒狒高兴地喊:“我坐大船了,这是多好的大船哪!”他想,这和刚才抓着枯树枝杈,沉在河水里可不一样了。  

  游了一阵,他把长鼻子抬得高高的,对小狒狒说:“你说我是大鲸。你听说过有长鼻子的大鲸吗?”  

  小狒狒说:“没有。我听妈妈说鲸头上还有喷泉,你也没有哇!”  

  “对了。”他哈哈地笑起来,“我不是什么鲸呀,你不认识我吧。”  

  这时,前边出现了一片高地。小狒狒高兴地大声说:“到码头了,到码头了,我要下船啦!”  

  这个巨大的家伙,一直游到水边。啊呀,多奇怪呀!小狒狒觉得自己越来越高。他竟驮着小狒狒从水里走到地上来了。  

  小狒狒不由得吃了一惊,哪里是什么大鲸,这是一头大象。  

  小狒狒奇怪地问:“你是大象爷爷,怎么跑到水里来了?”  

  大象说:“我们大象欢喜到水里游泳,不管水多深,河多宽,我们也不怕!”  

  大象走到大树旁,伸起大鼻子,轻轻地卷起小狒狒,又轻轻地把他放到大树的树杈上,对小狒狒说:“好啦,这会儿雨停了,你身上也都干了……”  

  小狒狒坐到树杈上,笑嘻嘻地说:“你的长鼻子这么有用,还能当手使唤。”  

  大象笑着说:“不光能当手拿东西、拣东西,还能当舌头和嘴唇呢!我的长鼻子能嗅、能尝、能触、能用它抽打敌人。没有它,我连水都不能喝呢。所以,我们大象和敌人打仗时,都得特别小心,别叫敌人把鼻子抓坏咬伤。”  

  小狒狒问:“听我妈妈说,你们的长鼻子,连针都能拣起来。又长又大的鼻子,怎么能拣起这么小的东西?”  

  大象把长鼻子伸过来,让小狒狒看。在这鼻子的前端,有两个像手指一样的东西,靠它拣起一些小东西。  

  小狒狒仔细地瞧瞧大象。这可真大呀,腿像大树干一样,嘴里长出两根长牙来,身体足足有4米高,看上去有6吨重,比犀牛大得多呢。  

  小狒狒想起凶恶的豹子,就问:“大象爷爷,豹子可不敢欺侮你吧?”  

  大象回答说:“豹子要是敢来惹我,我就用长鼻子卷着,把他扔到一边,再上去踏扁他。要知道,在陆地上,目前再也找不到比我大的动物了。不过,我的力气虽然大,我可从来不欺侮谁!”  

  大象临走前,又告诉小狒狒:“你要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去问野水牛好了。他们很聪明,到的地方也多,又肯帮助别人。”  

  大象向小狒狒告别。小狒狒喊道:“再见,大象爷爷,我也要回家去了。”  

  这时候,雨早住了。天上的乌云被风刮走了,太阳又露出笑脸来。  

 

爱吃水草的河马

  小狒狒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往哪儿跑,才能回到家呢。他想还是去找野水牛问问吧!  

  他正在河边发呆,从一片山坡的大石头后边,跳出来一只小兔子。他轻轻跳着、跳着,来到河边喝水。  

  “喂,你是谁?”小狒狒问道。  

  “哎呀!”小兔子吓了一跳,等他看清是小狒狒,这才安静下来回答,“我吗?叫野兔。”  

  “小野兔,你来水边喝水,见过野水牛吗?”  

  “我见过他们。你顺着河边往前走好啦。他们野水牛爱在水里泡着。”小野兔喝完水,蹦跳着走了。  

  小狒狒想问问野水牛长得怎么样,连野兔的影子也不见了,就只好自己沿着大河边,找野水牛去。  

  小狒狒走了一段路,看看前面的河面上,有些什么东西在动着。这是些什么怪物呀?  

  他们都把身体藏在水里,只把一张脸露在水面上。他们的耳朵、眼睛、鼻孔,差不多都长在一个平面上。  

  小狒狒小声地问:“喂,你们是不是野水牛?”  

  这些怪物光顾在水里玩,谁也不答话。  

  “你们是谁呀?”小狒狒心里真着急。  

  “河马。”远处的一个怪物大声回答。  

  “河马?”小狒狒又问,“怎么长得像猪?”  

  最近的一只河马说:“可是,我们就不是猪呢!”  

  这只河马向小狒狒眨了眨眼睛,一下子把脸也藏进水里,整个身体都不见了。  

  “河马,河马,你出来呀!”小狒狒朝水里喊道,“我有事情要问你呢!”  

  过了好半天,这只河马才从水面露出脸来。接着,露出方形的巨大脑袋,向岸边游过来,走上岸来。  

  最先让小狒狒吃惊的是,河马的个头好大呀,他大约1.70米高,近4米长,约有4吨重。  

  “你真大!”小狒狒喊了起来。  

  “要比个头,只有大象比我大。”河马得意地说,“不过要是比头和嘴,我可比大象大了。”  

  河马说完,摇了摇他那比大象还大的脑袋,又一下子把大嘴张开,让小狒狒看。  

  啊,这个大嘴真大得出奇!  

  别说一只小狒狒,就是好几只小狒狒跳过去,也装不满这张大嘴。  

  河马大嘴里的下门牙,不是向上长的,像两个铲子似的,向前伸着。  

  河马看见小狒狒有些害怕,就合上大嘴,说:“甭害怕!我们的大嘴谁也比不上,可就是不爱吃肉。刚才你‘河马河马’乱嚷,你不知道,我正是潜到河里去吃饭哪!”  

  “什么饭?”小狒狒糊涂了。  

  “水草饭。”  

  “你每天要吃许多水草吗?”小狒狒小心地问。  

  “是呀。我的嘴大不大?”河马问。  

  “大,大!”小狒狒赶紧说。他真怕河马又张开血盆大口来。  

  “我的胃也大呀。天天能吃许多芦苇和水草。”河马又说,“河里的水草长得快,有时候长呀长,都能堵住河道。水流不过去,河水就会漫到岸上。我们河马喜欢吃水草,喀嚓喀嚓地能吃掉许多水草,河道就不会堵住了。”  

  小狒狒相信河马的话,仔细地看了看。他4条腿挺短,身体圆滚滚的,倒真有点儿像猪,不过,耳朵挺小,浑身光滑,一点毛也没有。  

  “对了,你喊我有什么事?”河马说了这么半天,才想起是小狒狒喊他的。  

  “你知道野水牛在哪儿?”  

  “你要问我的,就是这个吗?”河马不痛快地说,“净耽误我吃饭。你顺河边走吧,野水牛在前面。”  

  小狒狒谢过河马,就走了。离开挺远,还能听见河马在后边咕哝:“要问我的,原来就是这个呀!”  

 

聪明的大公牛  

  小狒狒继续顺大河边往前走着,拐了个弯,河面更宽阔了。  

  几只野鸭在水里游着,一会飞起,一会落下。  

  小狒狒正沿着岸边往前走,前面沙地上有个什么东西,在慢慢地爬。那是一个长嘴长尾巴,长着4条短腿的东西。身体扁平,尾巴却是侧扁的,有4米多长,浑身长满了硬鳞,嘴里露出了尖牙。  

  小狒狒停下脚步,心里想:“要是他看见我就糟了。”这东西是鳄鱼。她刚把蛋下到沙子里,看见水里游来一群野鸭。  

  鳄鱼悄悄爬进水里,尾巴一摇摆,就离岸挺远了。  

  小狒狒见鳄鱼钻进水里,松了口气,急忙赶路。他走了一段路,听见野鸭的惊叫和拍打翅膀的声音。小狒狒回头一看,从水面上慌慌张张地飞起几只野鸭,但有一只野鸭,沉入水里不见了。啊!这只野鸭像被谁从水里拖走了。原来鳄鱼慢慢接近游泳的野鸭,把他拖进水里吃掉了。  

  小狒狒跑得更快。还好,他刚离开河湾不久,看见水里的野水牛了。  

  小狒狒想起,妈妈讲过,野水牛的头上有两根弯弯的牛角。这些野水牛大都在大河里泡着,把头露在水面,只是几头大公牛趴在岸边的浅水里,他们警觉地望着飞跑的小狒狒。  

  等大公牛看清楚是小狒狒,才都松了一口气。  

  小狒狒走向前去,对一头最大的公牛说:“我找不到家啦。野水牛伯伯,你们常常到各处去,一定知道我的家。”  

  “知道是知道的,”那头大公牛惊异地说,“可是,小狒狒你怎么跑得这么远?”  

  小狒狒听了大公牛的话,知道离家太远了,就忍不住要哭起来,他说:“我离开妈妈去玩儿,后来遇见豹子……涨大水了……大象救了我,后来……反正我回不了家啦!”  

  大公牛赶忙安慰他说:“小狒狒,别着急,我们一定想办法送你回家去。”  

  “水牛伯伯,想什么办法呢?”小狒狒着急地问。  

  大公牛告诉小狒狒说:“从这儿到你住的那个石山,要经过一片很大的草原,最好请斑马驮你去。”  

  小狒狒想不出斑马是怎样的,问:“斑马,斑马什么时候来呀?”  

  一只小水牛,是大公牛的孩子,插嘴说:“斑马最爱在草原上玩。这边,他们不常来。”  

  “那怎么办?”小狒狒鼻子酸了。  

  大公牛说:“不怕,不怕,长颈鹿常打这儿经过,吃树叶,让她带你去。”  

  小水牛也说:“你别着急,等长颈鹿来了,就好办了。”  

  小狒狒说:“我上树去看看,上了树,长颈鹿离得老远,我也能看见。”说着,就要走。  

  “别去了,那里有毒蛇。”大公牛说。  

  小狒狒说:“我碰见过一条尾巴会响的蛇……”  

  大公牛告诉他说,那名叫蝰蛇。毒蛇的头是三角形的,蝰蛇个头虽不最大,但牙里有毒腺,被他咬破皮肤,毒腺里的毒液就顺着伤口流进血里去,个头大的动物常被毒死呢!  

  小狒狒现在才知道,毒蛇虽然个头儿不大,但毒牙非常厉害,怪不得妈妈总告诉他小心豹子和毒蛇呢。  

  小狒狒看见大公牛站在岸边,就问:“公牛伯伯,你们怎么不到河里,就像水牛妈妈和小水牛,痛痛快快地玩。”  

  大公牛说:“我们正在放哨呢。”  

  “放哨干什么呀?”小狒狒奇怪地问。  

  “要是狮子、豹子和鳄鱼这些坏蛋,趁我们在水里玩的时候,偷偷地袭击可怎么办?”大公牛反问道。  

  小狒狒没有出声。  

  “是呀,那就不好办了。”大公牛并没有要让小狒狒回答的意思,自管自地说下去,“那些小牛、母牛玩耍,或是睡觉的时候,我们公牛就放哨。这样,谁也不敢袭击我们野水牛群。”  

  “晚上,你们也在水里睡觉吗?”小狒狒又问。  

  “在水里怎么睡觉?”小水牛说,“我们野水牛,白天到河里来玩,晚上总要回到树林里睡觉。是不是?爸爸。”  

  大公牛点了点头。  

  小狒狒说:“豹子挺厉害,可凶哩,他能把咱们咬死。你真不怕他吗?”  

  “不怕,”大公牛站起来,晃了晃脑袋,“你看,豹子就不敢咬我!我头上有两把尖刀。”  

  “什么尖刀?”小狒狒仔细一看,可不,大公牛头上有又长又弯的角,前端是尖尖的,真像是尖刀呢。他心想,要是大公牛用尖角,狠狠地去顶豹子,那多痛快呀!  

  小狒狒和公牛伯伯唠得非常高兴,几乎把回家的事都忘了。正在这时,小狒狒听见小水牛喊道:“长颈鹿阿姨来了!”  

 

高个子

  小水牛一喊“长颈鹿”的时候,野水牛都高兴起来,只有小狒狒愣住了:“长颈鹿,在哪儿?”  

  小狒狒正在发愣,小水牛告诉他:“她不是在大树下站着吗?”  

  小狒狒看了一阵,还问:“我怎么看不见?她是不是和咱们捉迷藏呢?”  

  小水牛着急了:“谁说的?你仔细看哪!”  

  小水牛就领他朝几棵大树跑去。跑呀跑,树林边真的站着一个非常高、非常漂亮的动物。  

  长颈鹿浑身浅黄,身上长满大小形状不同的棕黄色网状斑纹。她站在树阴下,很难发现。  

  小狒狒要看清楚整个长颈鹿,真费劲!他抬起头来仔细看,呀,长颈鹿的个子特别高,比大象还高三分之一呢!长颈鹿是世界上个子最高的动物。她不光脖子特别长,连她的脸也是长长的呢。  

  “这是长颈鹿阿姨,这是小狒狒!”还是小水牛懂礼貌,介绍了一下。  

  小狒狒向长颈鹿点了点头。他想小水牛那样有礼貌,就挺不自然地加了一句:“您好!”  

  长颈鹿用她那双又大又灵活的眼睛,望望小狒狒,笑了笑,也点了点头,但是没说话。  

  “她说不出话来,准是因为嘴里塞满嫩树叶……”小狒狒想。  

  长颈鹿点点头,接着专心地吃树叶。  

  长颈鹿挺直长腿,伸长脖子,抬起长脸,伸出舌头,哟,连舌头也是挺长的。这样,她能不费劲地吃到树上六七米高的树叶了。  

  “我爸爸请你去一趟!”小水牛虽然不愿打搅她吃树叶,但是,他替小狒狒着急呀。  

  长颈鹿听了,点点头,同他们到大公牛那儿。  

  大公牛说:“小狒狒从家里走丢了,请你带他去找斑马,让斑马驮他送回家去。”  

  长颈鹿听了,马上又点点头,用大而灵活的眼睛望着小狒狒。  

  大公牛对小狒狒说:“现在,你爬上去吧。”  

  爬到哪儿去呢?小狒狒没听明白。长颈鹿向他靠近两步,还把前腿伸过来,他才明白,是让自己爬到长颈鹿身上去。小狒狒像攀登小山一样,抱住长颈鹿的长腿,几下子爬到长颈鹿身上,坐在背上。  

  长颈鹿朝大公牛他们点点头,迈开大步,飞快地跑起来。  

  小狒狒向大公牛他们喊:“再见,水牛伯伯,小水牛……”  

  大公牛也说:“再见,小狒狒,向你妈妈问好!”  

  小狒狒真高兴呀!这一带全是矮树和灌木丛。小狒狒坐在长颈鹿背上,登高望远,看到许多美丽的景致,心里特别高兴。  

  小狒狒高兴了,话就多。可是,不管他怎么说,长颈鹿阿姨不是点头,就是摇头,不答话。后来,小狒狒指指地上的草,说:“长颈鹿阿姨,你饿了吧?吃点罢!”  

  长颈鹿先是摇头,然后用力把两只腿叉开,低下头,让小狒狒看:要吃地上的草多费劲!  

  过了一会,小狒狒对长颈鹿说:“你渴了吗?找点水喝吧!长颈鹿又摇头,还是叉开两腿,低下头让小狒狒看。她喝水也费劲呢!”  

  “你很少喝水吗?”  

  长颈鹿点点头。  

  “那你渴了怎么办?”  

  这时,正好走到一棵大树旁边,长颈鹿不回答,抬高了头吃嫩树叶。  

  小狒狒说:“渴了你就吃树叶。”  

  长颈鹿这才笑了。  

  小狒狒觉得身子一晃,险些从长颈鹿身上跌下来。长颈鹿也像被什么吓了一跳,开始跑起来。  

  原来,这是条十几米长的大蟒,正卧在潮湿的草丛里睡大觉。长颈鹿光顾听小狒狒的话,一不留心,踩到大蟒身上。他在草地上翻卷了几下,朝长颈鹿追过来。  

  大蟒虽然没有毒,可他的身体很粗,能够勒死捕获物,所以长颈鹿不顾一切,甚至朝着长满针刺的荆棘灌木丛冲过去。  

  大蟒早被丢下了,小狒狒说:“长颈鹿阿姨,别跑了,看这些长刺的小树,该把你的皮肤扎破了。”  

  长颈鹿笑着摇摇头。小狒狒用力摸摸长颈鹿的皮,啊,她身上的皮厚极了,不怕荆棘扎。  

  他们来到草原上了。  

  长颈鹿停下,转了转头。她的头像个了望台似的,瞪着大而机灵的眼睛,看望远处。  

  她忽然改变一下方向,更快地跑了起来。  

  哈,长颈鹿跑起来真特别,前后两腿同时向一边摆动,一上一下的,简直像个钟摆,跑得像飞一样快。  

  她看见斑马群了。  

  这群斑马真多呀,大约有40只,他们正在吃草。  

  领头的大斑马看见长颈鹿,高兴地迎过来。小狒狒见斑马的样子不大像马,倒很像驴,马鬃和马尾短。他们的身上、腿上,连脸上都长着一道道的黑条条,真好看。  

  那只领头的大斑马,见长颈鹿就问:“长颈鹿姐姐,你上哪儿去?”  

  他见长颈鹿光是笑眯眯地眨着大眼睛,才恍然大悟地说,“哎,瞧我记性多不好。长颈鹿没有声带,不会发声,我怎么忘了?”  

  斑马这么一说,小狒狒才知道,长颈鹿是不会说话的“哑巴”,怪不得他和长颈鹿说了那么多话,她什么也没回答呢。  

  小狒狒说:“斑马叔叔,是野水牛伯伯出的主意,让长颈鹿阿姨请你送我回家的。”  

  大斑马问清了小狒狒的家,说:“那个石头山吗?我知道。”  

  太阳已经偏西,傍晚了。大斑马催促小狒狒,骑到他背上去。  

  小狒狒也不客气,自己喊道:“一、二、三!”从长颈鹿背上,跳到大斑马的背上。  

  那一群斑马看见驮着小狒狒的大斑马,都跑过来问:“你要带小狒狒到哪儿去?”  

  “我送他回家去。”大斑马回答。  

  斑马们说:“咱们快走吧!”  

  于是,大斑马带领斑马群一起奔跑起来,100多只马脚落在地上,腾起一阵阵的尘土。跑得真快呀,小狒狒想同长颈鹿阿姨道别都来不及,斑马群飞奔向前,长颈鹿的影子,一会儿就看不见了。  

  当他们经过一个灌木丛时,突然,他们听到几声惊天动地的吼叫:  

  “嗷,嗷,嗷──嗷──”  

  “嗷──”  

  啊哟,从树丛里跳出3头大狮子!  

  小狒狒心想,要是大公牛、大象他们在这里就好了。哪怕那只脾气不好的犀牛,说不定也能帮大家的忙呢。  

  可是,现在怎么办?  

 

草原上的搏斗  

  斑马们并没有惊慌。  

  他们飞快地跑了一段路,趁着狮子还没追上的时候,就迅速地围成一个大圆圈,每头斑马都头朝里、尾朝外地站好,做好战斗准备。  

  驮着小狒狒的大斑马,也加入了这个圆圈。  

  小狒狒急坏了,他想:“斑马们怎么不快跑哇?怎么还站着!”  

  那3头狮子很快地赶过来,直向斑马扑来。当他们刚一靠近斑马,斑马就猛地扬起后蹄,朝狮子狠狠地踢去。  

  狮子没有办法,只好后退,用凶恶和贪馋的眼睛盯着。斑马们保持着大圆圈的队形,一动不动。  

  有一头大狮子,朝驮着小狒狒的大斑马扑来。但大斑马还是稳稳地站在那儿,不动。  

  小狒狒可急得出了一身冷汗。他想,斑马叔叔因为驮着我,不能踢狮子。要是我不下去,斑马叔叔非叫狮子吃掉不可。  

  这时候,狮子张着大口扑过来,大斑马他才冷不防地用后蹄朝狮子踢过去,一踢正好踢在狮子的脸上。那狮子疼得大叫一声,急忙地后退逃走。  

  小狒狒乐得直喊:“活该,活该!”  

  另外两头狮子,围着斑马组成的大圆圈跑来跑去。他们想要找到一个缺口,把这个大圆圈攻破,好捉到一两只斑马饱吃一顿。但他们不论走到哪儿,总有斑马的后蹄猛踢过来。  

  小狒狒望着这两头狮子,只见他们浑身土黄色,比豹子大得多,头更大,在肩部和胸部,长着长长的鬣毛,样子很凶。他们的尾巴尖上,还长着一个长缨呢。  

  这些凶恶的狮子,怎么也攻不破这几十只斑马围成的大圆圈。  

  突然,大斑马先向后面退了几步,其他斑马也随着朝后退,开始用后蹄向狮子反攻。  

  就在狮子后退的一眨眼工夫。带头的大斑马,飞一般地朝前奔跑起来,其他斑马也跟着飞奔。斑马组成的大圆圈,一下子散开。几十只斑马,又奔驰在草原上。  

  那狮子急忙赶过来。  

  斑马们跑得快极了,小狒狒紧紧抓住斑马叔叔颈上的鬃毛,光听见耳边的风声“呼呼”地响着。  

  狮子们不善于长途奔跑呀!他们只跑了不大一会儿,被斑马们丢到后边了。  

  这群斑马可都不松劲,还是不停地跑着,又跑了好一阵。好啊,前面出现了一大片森林。小狒狒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这个地方多么熟悉呀,他的家就在附近啦!  

  这时,斑马群停止了奔跑。大斑马说:“小狒狒,你走不多远,就会找到家了。本来想把你送到家,可是我们要到别处去了,再见吧!”  

  小狒狒想起斑马们勇敢地和狮子搏斗,还不怕劳累,一直把他送回家来。他心里挺激动,差点哭了。小狒狒说:“斑马叔叔,再见吧,我要永远记住你们。”  

  就在草原边上,他送斑马们走了,直到奔跑的斑马群越跑越远,越远越小,在黑暗中消失,他才朝家的方向跑去。  

  小狒狒跑着跑着,大色渐渐暗了下来。热带地方长长的白昼过完,夜晚来临了。  

  小狒狒想,我出去这一整天,妈妈不知该怎样惦念我呢!  

  小狒狒正在想妈妈,听见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喊:“小狒狒,小狒狒,你可回来了。”  

  是妈妈!  

  妈妈站在一棵树上。她看见小狒狒,马上一边惊喜地喊着,一边飞快地朝小狒狒跑来。  

  “妈妈,”小狒狒一头扑到妈妈怀里,幸福地说,“妈妈,好妈妈,我又看到您了!”  

  妈妈说:“孩子,你到哪儿去了?妈妈找不到你,多急人,妈妈以为你给豹子吃掉了呢!”  

  “豹子没有吃掉我,狮子也没有吃掉我。”小狒狒急忙告诉妈妈说,“妈妈,今天我见到许多好朋友:大象,野水牛,长颈鹿,还有斑马……他们多么好啊,还让我替他们向妈妈问好呢!”  

  “唔,孩子,”妈妈抚摸小狒狒的头,亲切地说,“别着急,到家再把一切告诉妈妈吧!”  

  “嗳,那咱们快走吧!”小狒狒拉着妈妈的手,快乐地朝前跑着。  

  是啊,小狒狒恨不得立刻把一切事情都告诉妈妈。这一天里,他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啊!

本文由快三彩票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小狒狒历险记,入梦之前传说

关键词: